中夏族民共和国文物艺术品领域黑幕知多少,二零一七年收藏界10大新话题

图片 1
西汉鎏金铜甬钟

—应新浪网收藏频道3.15特约而写

  2017年,历经数载的全民收藏热轰然退潮,“大众收藏”不再是传统盛世收藏的匾额,百姓玩家归于理智,专业藏家蓬勃兴起,参与者少了“玩”心,多了“藏”念。寻珍淘宝还在继续,收藏话题不断深入,藏历史藏文化藏艺术的文明之藏逐渐成为收藏新趋势。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民间收藏者的数量约为2000万;2005年,中国收藏爱好者的人数为7000万;2009年资料显示,这一人数上升为9000万;2011年调查显示,中国民间藏宝者增加到一亿以上,民间收藏的力量正在以迅猛的速度增长着。中国古玩收藏热持续30年来,有可喜的一方面,但有更令人堪忧的一方面。可喜的是人们对文物艺术品的重视程度和相关知识普及逐渐深入人心;堪忧的方面是务实收藏和研究的人很少,盲目跟风藏假、报着投资发财和借机大肆炒作欺诈的人群占到整体涉藏群体95%以上。整个收藏市场实实在在成为血腥江湖和胡作非为的天堂。面对如此病态的局面,对国家提倡的“文化收藏大发展战略”将是严峻的挑战和讽刺。一些拍卖机构频频天价文物艺术品的炒作,以及多数媒体非专业的大肆宣传和错误推波助澜,把本来适合小众特殊范围的文物艺术品收藏行业推向深重灾难。使得更多的国人丧失理智,走向不务正业的歧途。近些年来主要表现在:

  文物活 民间期

一、盗挖破坏严重–专业和业余同上阵

  “让文物活起来。”

收藏热的兴起,催生了全国文物盗挖产业。自80年代开始,全国黑道上传统盗墓盛行。此后出现:河南商周汉唐专业盗墓村、陕西秦汉唐专业盗墓村、甘肃彩陶秦墓专业盗挖村、浙江专业盗挖村、福建专业盗挖村、安徽专业盗挖村、辽宁古化石盗挖村、新疆古墓遗址盗挖村、湖北汉墓盗挖村、江苏汉墓盗挖队等。同时,相继出现高科技盗挖群体、建筑工地掩护盗挖群体、游击乱盗乱挖群体。网上查查,在全国各地,每天几乎都有盗挖案件发生。盗挖大案要案层出不穷。先不说专业盗挖,许多地区的农村农闲时间和雨季,一些农民挖墓挖遗址成为家常便饭,也成为创收的主要经济来源。这种持续的盗挖状态,这些年给我国地下文物造成巨大损害。由于各个地区多年来形成产、供、销成熟渠道,大多数文物走私到国外,少量文物被江湖老板卖给国内“阴阳”收藏人士和机构。真正流入市场公开买卖的盗挖文物非常有限,因为谁也不想被顺藤摸瓜抓着坐牢。所以这个江湖圈子里的安全意识是自发形成的,正常藏家想在市场上的忽悠贩子那里捡漏,很多都是被骗。

  国家文物局2017年的这句开年新语,一时间让众多民间文物收藏者百感交集。长期以来,民间文物收藏与交流都是一个敏感话题,更多是与淘宝捡漏、鉴宝估价和祖传捐赠等联系在一起,很难见到民间文物收藏有像国家博物馆那样大张旗鼓地出国办展机会,即使在国内办展也多横遭攻伐,屡被质疑,有的被迫临时更换展名降低规格,有的成为各种打假对象,甚至官司不断。在电视台举办的鉴宝类节目里,当被问到宝物来源时,宝物等级越高,持宝人的回答越是闪烁其词,常以受朋友委托来打马虎眼。

二、造假群体泛滥–南方和北方全开花

  如何盘活民间文物资源?“据统计,目前中国民间文物收藏总量是国有文物收藏的数十倍,民间文物收藏也是中华文明或者说中国文物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物收藏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切实解决,中国文物保护之路也是不完整的。”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接受凤凰卫视(微博)专访时所表述的这一文物收藏新理念,和他在全国两会“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所言“促进文物市场的活跃有序”,同样被视为国家层面对民间文物收藏的一种全新认可。有民间文物收藏家表示,这种公开的认可不仅有利于活跃民间文物交流,也给了民间文物收藏一张新的身份证。

近一个亿的收藏群体,市场上的真品文物艺术品自然无法满足这样庞大的需求量,怎么办,只有造假的赝品文物艺术品来填充这种巨大的空缺。据媒体报道,2011年,中国艺术品交易额近600亿元,在全球市场独占鳌头,几乎相当于第二名美国、第三名英国交易额的总和。这样的数据让“收藏高潮”的称谓屡见报端,也极大拓宽了文物仿制品的出路。文物艺术品造假产业链早已形成规模。目前在国内拥有超过近20万仿古从业者,每年收入超过数百亿元。文物艺术品造假,10多年前基本上只集中在河南、陕西等文物大省,以及北京、上海等国内艺术品交易市场的集散地,近5年来,随着收藏队伍不断壮大以及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繁荣,从《地下作旧产业调查》的地图上可以看到,仿制产业遍及全国10余个省份现在全国各地都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文物仿制基地,且造假的古玩门类无所不包,其中瓷器、书画、青铜器、玉器是赝品泛滥的重灾区。

  陨石争 官司起

陶瓷造假主要以江西景德镇、河南、浙江龙泉地区、广东潮州、福建、北京郊区等地为主。景德镇市制陶瓷企业不下4000家,从业人员10万多,其中从事仿古产业近一半。河南地区更是不差上下;玉器造假主要分布在安徽蚌埠和河南石佛寺,在苏州邳州、青海、辽宁等地。蚌埠仿古玉器行业经过近20多年发展,北工地已成为闻名全国的仿古玉雕刻基地,有2000多家玉器作坊,近3万人从事玉器加工产业。国内最大的仿古玉器集散地——河南省镇平县石佛寺,几千家店铺每日都是人头攒动,大部分主要从事批发,产品远销全国各地。这样规模颇大的玉石交易市场,海量的玉器多数都是人为做旧,有些甚至是人工合成的玉器,古玉作假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青铜器造假主要分布在河南、湖北、山西、陕西四省,除陕西规模较小而外,其他都是国内青铜器造假最严重的地方,其中尤以河南最有名;书画造假主要地区是:北京、天津、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浙江、广东等地。行货分天津行货、南京行货、安徽行货、潘家园行货和其他地区的仿货。其中天津的行货最有名,而且规模最大,从业人员也最多,主要集中在天津的鼓楼地区。但真正精仿书画主要还在北京,北京各路高手聚集,这些精仿高手随时可以观摩各种馆藏展览和拍卖展览。

  地下的文物归国家,天上的陨石呢?

三、卖假群体无忌–贩摊和城店卖假潜规则

  2017年3月20日,一桩陨石官司在新疆阿勒泰市人民法院开庭,但未当庭宣判。作为中国陨石第一官司,它有“三大”:一是陨石体型大,单体重达17.8吨,为中国第二、世界第四大陨石;二是时间跨度大,从1986年7月被牧民朱曼·热阿玛扎恩在自家草场发现,到2011年鉴定为“陨铁”后被当地政府收走保管,之后一直被发现者追讨再到如今立案;三是社会影响大,陨石作为地外飞来之物,科学研究价值高,收藏价值同样高,但归属权问题却始终处于空白状态。

过去卖赝品古董还有基本行业规矩。这是因为古玩行业是一门特殊的行业,它根据本行业的经营特点制定了相应的行规。由于过去其服务对象主要是针对那些文人墨客以及有身份、有地位、有经济实力、具备一定文化修养的各界人士,普通民众参与的机会很少,因而与其它行业有不同的经营理念。作为经营古玩的商家和贩子都很看重良好的口碑。古玩行业十分重视口碑,如果某商家讲信用,为人正派,办事公正,有知识有眼力,被视为人缘好,行内均愿与其打交道。如果为人不好,终归会在行内被逐渐疏远冷落,不但知识眼力得不到提高,而且与其做生意的人也将越来越少。这样秉承传统理念的古玩商家,现在依然存在,尤其在高端行内实战圈子里,为数不少。正道古玩行业圈子里的人是凭借知识和眼力的行业,懂得的人、内行的人才会买,既然懂古玩,买真买假一般说没有退货的规矩。当然正道古玩圈子里的行家和藏家之间也没有诈骗之说。凡是买卖古董的必定是行家,行家必须具备一定的鉴赏眼力,而古董的真与假、年代和品位等方面又极其复杂,理解和认识、观点和结论都各有不同,是行家们共同论证及考证研究的项目。诈骗牵扯到人品,一旦被圈子里知道,基本上就算玩完。

  在法律法规的留白中,无数的大小陨石被“陨石猎人”私下瓜分,有的成为国内陨石藏家的新财富,有的被倒卖出境高价出售,其中一块重量超过一吨的陨石,流出境外后被切割成数块,每克售价高达300美元。由于缺乏国家层面的立法,中国的陨石收集与收藏逐渐形成一个个以各自利益为主导的漩涡,天上来,地上走,来无踪,去无影。每当有新的流星陨落,科研机构和人员只能与各种各样的“陨石猎人”比时间抢速度,甚至依靠行政权力暂时解决陨石的归属问题。

但对于绝大多数古玩经营商家和摊贩,由于大量无知的收藏爱好者急剧涌进,按图索骥和国宝思维,导致古玩商家普遍出现“老的卖不过新的”局面。也有很多迫于生存和店租金的压力而卖假,还有的是行外人专门谋利开店卖假和收藏失败后开店转嫁赝品的。随着暴利的集聚和欲望的驱使,加上没有行业和法规的管束,很多原先正经经营老货的古玩商家也加入到卖假货的行列,那些本来就心术不良的古玩商家和古玩地摊贩子更是有恃无恐,实实在在的成为公开卖假、坑你不觉不伤脸面的生财之道。

  与1898年同样在阿勒泰地区发现的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的陨石一样,这块处于诉讼中心的巨型陨石至今都没有命名。中国是一个接受天外陨石数量众多的国家,但在陨石收集方面却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因而,这次巨型陨石的归属权裁决及后续立法的可能性,成为民间陨石收藏者极为关注的焦点。

四、买假群体成风–官商和民众投资热

图片 2西安古玩市场地摊上的“金缕玉衣”

古玩既有特殊而严格的鉴赏属性,也有升值保值的属性,人们往往只看到个别天价拍卖和一些媒体鼓吹的投资属性,却大大忽视了严格的鉴别和艺术欣赏属性,盲目的都涌进到收藏领域。殊不知收藏行业的水太深了,具备鉴赏力的人非常有限,真正具备价值的到代精品也有限。只有“瞎子”买
“瞎子”卖还有“瞎子”在等待了。“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这些现状正是当下古玩收藏领域的真实体现。大家看看自己的周围,那个自称“收藏家”的人不是满屋子收藏品,但要问他们能不能变现?肯定都是一肚子苦水或者是“满嘴跑火车”意淫,慢不说大多都是赝品,就是到代的普品也是难以变现。10年前买进的普品,10年后基本动弹一点点,刨除经济贬值因素,基本都是赔钱。只有既真到代、又精完好的稀有品种才具备投资升值功能。国内保利、嘉德、瀚海、华辰、匡时、荣宝、西泠、九州、诚轩、永乐、中拍等拍卖公司都在广泛征集民间藏品,真正从国内征集拍出一定价值的也是很少量,多数高价值拍品都从国外征集而来。我们不得不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

  宝不宝 笑一笑

五、伪藏群体高调–伪藏家和伪学者成气候

  2017年3月25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让人一看就想乐的照片:一具“金缕玉衣”仰面朝天平躺在西安古玩市场的方砖地上,身下铺着饲料袋,和同样平躺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河北博物馆的那三套文物重宝“金缕玉衣”相比,处境寒碜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圈内都知道,这玩意造假就像编竹块凉席一样简单,开始是找老旧玉片造假,后来直接用上新玉,再后来干脆用树脂和塑胶制成的“玉片”。假货不蒙明白人,摆地摊的虽然可劲儿吆喝,却没有谁当真东西要价。有人说这也是古玩的一种玩法,纯属地摊文化,无伤文物大雅。也有人说,照这么玩早晚能把中国文物形象玩成一个世界笑话。

国内一些不学无术、一知半解的藏家和学者收藏大量赝品,有的自命不凡出书展览,有的搞研讨会和各种评奖,什么“民间十大国宝收藏家”、什么“民间十大国宝”、什么“民间风云收藏家”、什么“民间收藏国际研讨会”等等,利用无知的政府官员和无知的文博退休伪专家,拉大旗做虎皮,声势浩大的宣传和炒作那些一眼假的赝品文物,主要目的就是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企业家参与和收购,再给这些“吃药”的企业家冠以“保护民间国宝”功臣的虚名,从中大肆谋取不义之财。被这些伪藏家和伪学者伙同伪专家们成功引上“贼船”的企业家比比皆是,真是被人卖掉,还帮助人家数钱。企业家和富裕人士收藏,最好去有资信的拍卖公司购买,或者邀请行内真正具备眼力的行家掌眼,当下国内真正具备实战能力的文物专家太少了。钱多犯傻,那当然是另一回事。

  中国文物造假的历史无法考证,但造假造出的笑话有目共睹,从大甲骨卜辞、青铜剑、汉代玉凳到轰动一时的“金缕玉衣”,这些看上去名气大、等级高、技术含量低的文物赝品,却能够在古往今来让无数专家屡屡打眼。还有不少一时无法定论之物,至今仍然被收藏在一些文博机构,有待进一步考证。文物造假不可避免,文物打假不可缺少,从2017年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关于联合开展文物流通市场专项整顿行动的通知》可以看出,真伪关乎文物安全,关乎文明传承,关乎……国家文物部门说“让文物自己讲故事”,不能再把假故事当成乐子,任其败坏中国文物的好名声。

六、假藏群体成病–无知和虚伪成国宝帮

图片 33万元一个的海捞瓷“鸡缸杯”

国宝帮是收藏界里一种特定的人群,这里并非指那些购买“国宝”的人群,只是存在与收藏界才有的文化思考的意义。在收藏界里,国宝帮无处不在,每天都在繁衍,通俗一点说,他们是收藏界里的寄生虫。他们有着超乎常人的自信,这是他们一直坚持着自己信念和精神支柱的必要条件。在与人沟通,对一个人的认知上有着巨大的漏洞。他们甚至还会用一些阴险毒辣的手段去攻击,打压,污蔑对方。同时也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荣耀去说一些天方夜谭,不着边际的疯话。他们是古玩收藏的爱好者,也同样热心传播着收藏文化,但一直缺乏自我否定精神,多度自负,对古玩知识的认识模棱两可,但一知半解中如痴如醉。经常指鹿为马,照葫芦画瓢,画蛇添足。自己总结的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毫不相干。直到自己误入歧途还浑然不知,最可悲的是很多人成为伪藏家和伪专家利用的工具。

  海捞瓷 传说多

七、伪鉴专家成害–无眼和无德靠名头

  沉船多了宝藏的传说就多。

在文物艺术品收藏行业,真正的圈子里基本都明白:“行里的人从不看鉴定证书,只看货,往往有证书的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赝品。
”“不私下为民间文物做鉴定、估价,这是一个国际博物馆界的基本伦理。
”“所有民间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证书等级效力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首先要健全制度,二流制度比一流的人强。各文物单位严格执行制度,第一不面向社会做商业鉴定;第二退休以后不能参与任何相关活动,否则除名。
”那些挂着各种国家机构和社会名头的专家,频频出来搞鉴定,如果真正具备鉴定能力还好,关键是太不具备专业能力了,有些老眼昏花走路都很困难,你能相信他经常去高仿基地调查各个层级的仿品和调查各个地区出土的标本对比学习吗?长期打眼是必然的结局。文博界有几位早已退休文物专家,无眼无德,他们的法宝要么是都是真的,假的很少;要么最次也是清代仿制,没有现代。这种“瞎猫碰死耗子”的文物鉴定,正好迎合一部分人的虚荣心,当然受到他们的“御用”和拥戴。

  2017年4月,海南省文物局的一番话,为风卷海南的潭门“海捞瓷”传说划上一个句号:“经过我们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全是假的,仿得水平很低,都是些地摊货。”句号之外,很多藏家仍坚信自己的收藏眼光,为争夺这批“海捞瓷”里的精品,投入了自己的全部家当,甚至借高利贷,只因为其中的好东西太有名、价格太诱人。比如国宝级的鸡缸杯,渔民开价仅3万元,其中一位周姓收藏家,光是鸡缸杯就拿下200多只。“那时候跟抢一样,生怕没了机会。”扑进去的人不止一个这么说,没有钱了就用藏品换,有人用一套明代黄花梨家具换来一方“传国玉玺”。在这次收藏狂潮中被倒手的“海捞瓷”,圈内人保守估计至少过万件。

八、鉴假群体无为–有资无眼有眼无资

  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何以会让地方文物收藏几近癫狂?除了与文物概念炒作有关,还和自媒体的兴起与快速传播分不开。实际情况又如何?正如当地一位本分渔民所言:这么多年捞起来过一些当年的贸易瓷,没见过官窑的东西。哄抢过后,随着“出水”的瓷器等级越来越高,价格越砍越低,不少藏家心里忐忑起来:这要么是一场地下文物倒卖大案,要么就是一桩罕见的制假售假骗局。一位投入巨资的当地收藏者坦言,他有时候会在半夜惊醒,然后反复看着自己买的这些东西,安慰自己都是真的才能睡得着。

文物艺术品鉴定是一项非常特殊而极其严谨的技能,尤其鉴定社会文物艺术品,如果没有经历长期的买卖磨练和深刻的打眼教训中总结经验是很难胜任的。目前,国内文物鉴定从业人员大致有三类:一是国有文物收藏单位的文物专家;二是通过国家文物局鉴定资格认定考试的责任鉴定员;三是在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等机构任职,或取得相关机构发放的鉴定资格证书的从业人员。前两类鉴定人员的工作带有“对公”性质,一般不参与民间藏品鉴定,眼下各类鉴宝活动邀请的嘉宾、专家,多是出自第三类鉴定人员。由于这类鉴定人员在获取资格证书时,不少人并未经过严格的分类考试、资质审核,鉴定水平良莠不齐,从而导致“伪专家”满天飞。真正具备鉴定能力的民间实战家,大多都经营自己的古玩业务或者搞独立研究,这些人并不具备资质,从而造成民间文物艺术品鉴定“有资质无眼力,有眼力无资质”尴尬的局面。

  打假要打早,晚了赝品满地跑。因此,文物打假也要与时俱进,不仅要紧盯着造假者不放,为假文物推波助澜的假故事、假传说和假信息都应该进入文物打假的法眼。

九、诈骗群体成堆–明处和暗处全挖坑

  万金字 千秋史

俗话说:那里有利益,那里就有江湖,江湖无处不在。在今天全民淘宝和收藏的情况下,文物艺术品领域的诈骗几乎每天都在频频上演。古玩市场或者店铺里有做伪的高仿赝品等着你犯晕,古玩市场边上有“争抢购买做局的”等你入局,古玩市场中间有“我家是盗墓挖物的”大姐大妈纠缠,地摊上有边远山区“埋雷”后出来引诱你上钩采雷,路边上有装扮民工模样挖到“宝贝”贱卖的,民间收藏鉴赏会上有伪专家给你掌眼壮胆的,高级会所雅集上有“天价国宝”低价友情让价的,排场有黑拍公司找托儿纷纷举牌引诱你举拍的等等。反正只要你进入古玩这个领域,无论在何方何地、今天还是明天,骗局无处不在,无处不有,而且诈骗的手段以及花样不断变化和无奇不尽。

  只字可解一片史。

最明智的做法,要么“金盆洗手”就此离开这个行业,要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本着玩文化、玩眼力、玩真品、玩精品的理念,除了参与正道圈子交流和相信自己的判断,其他一概不闻不问,不贪不杂。

  2017年7月,位于河南安阳的中国文字博物馆公开悬赏,征集破译未释读甲骨文的研究成果,破译单字重奖10万元,对存争议甲骨文给出新的释读并通过专家委员会鉴定的单字奖励5万元。一经博物馆官网发布,即刻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

十、黑拍群体遍地–正规和游击轮番来

  重赏之下必有重任。据史学家统计,目前发现的甲骨文在5000字左右,经过考释能够确认含义的仅有三分之一多点儿,余下的仍是横在中华文明探源中的一道瓶颈。在长期从事甲骨文和殷商史研究工作的朱彦民教授看来,多破译一个甲骨文,对历史研究的意义都非常重大,而到今天仍然没有破译的甲骨文,基本上都是硬骨头了,可以说每一个字的破译工作都是一场攻坚战。

1992年我国出现文物拍卖以后,国家文物局第一次就文物拍卖资格进行审核。以后只有获得此许可证的拍卖公司,才可以进行文物拍卖活动。而且拍卖的标的要全部报文物部门备案。而在此前,拍卖公司拍卖文物常常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但大量未注册或者挂靠的黑拍公司的数量要远远大于国家正规注册的拍卖公司。外行人眼中扑朔迷离的拍卖场,其实内含层层“黑幕”。一些操作不规范的拍卖行利用知假拍假、雇“托儿”哄抬成交价格、商业贿赂、虚假宣传、欺诈竞买人等种种伎俩,引诱无知藏家送拍或者参与举拍,以此获取不当利益,搅浑了拍卖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除这些“黑拍”公司如诈骗短信一样随处“残害”一些初涉藏家而外,近年来就是一些资深大拍公司假拍、合谋天价骗贷等事件时有发生。那些涉及“天价骗贷案”、“24亿假金缕玉衣案”、“假玉椅案”、“坑爹诈骗案”等拍企并未受到相关制裁和追究。

  河南安阳是甲骨文载体“龙骨”的出土地,这次由中国文字博物馆出面悬赏认字,其重要意义不仅局限于对未解甲骨文的破译释读,更是将“甲骨学”的研究从专业学科领域拓展到社会层面。对于此举,史学界和收藏界的反应同样强烈,普遍认为,与其说这是一纸悬赏公告,更像是一种基于民族自信的号召,我们没有理由让民族的文明传承出现断层。7月31日,曾任临湘市副市长的湖南民族职业学院中华汉字研究所所长姜宗福,通过媒体宣布揭榜,并表示两到三年之后,将向社会公布甲骨文的“基因图谱”。

现行《文物艺术品拍卖法》没有针对文物艺术品保真环节担责方面的细则规定,由于我国鉴行业没有权威标准,更缺少监管约束机制,使得一些拍假企业和假拍企业可以逃脱法律责任。与国外恰恰相反,国外许多国家都有专门针对拍卖企业作伪、假拍、欺诈的管理法规和行业规则,而这在国内还是一个愿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