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玉雕的四大流派,人生如琢玉

青玉《炉》2007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精品博览会金奖

中国玉器从远古起,就有南北之分,宋元时期“北工”、“南工”明显,明清时期玉雕形成“京师”、“苏州”、“扬州”三足鼎立之势。新中国建立以来,北京、上海、天津、扬州、苏州、广州、南京等地,相继成立了玉器雕刻厂、大师工作室等,琢玉大师的涌现,形成了新的琢玉流派,中国玉雕艺术已初步形成了“北派”、“海派”、“扬派”、“南派”等四大玉雕艺术流派。

学艺期间照片

北派玉雕

  人物名片

是以北京为中心区域,涵盖北京、天津、辽宁、河北、部分河南、新疆等北方等地的玉石雕刻流派。古时北派玉雕多为宫廷作坊工匠制作,极少民间工匠制品,所以北派玉雕往往会受到宫廷的约束,其风格主要体现为庄重古朴、稳重大气,做工精细工整。与南方玲珑剔透、晶莹通透的风格不一样。直至现在北派玉雕仍然保持着此类风格。在雕琢类型方面,北派做人物、花鸟、花瓶等传统类型的玉雕较多。代表:北京的“四怪一魔”。“四怪一魔”即:以雕琢人物群像和薄胎工艺著称的潘秉衡,以立体圆雕花卉称奇的刘德瀛,以圆雕神佛、仕女出名的何荣,以“花片”类玉件清雅秀气而为人推崇的王树森和“鸟儿张”———张云和。

  高毅进:男,1964年出生,全国人大代表,先后获得了“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玉石雕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等荣誉称号。自1980年从事玉雕制作设计以来,刻苦钻研,擅长玉器器皿、仿古、走兽、杂件的设计制作,并潜心中国古代器皿造型的研究,在青铜器等传统造型基础上推陈出新,走出了新路子,取得了较好的成果。

特点:1 善于山子雕琢艺术;2 庄重大方、古朴典雅

  “玉是大自然的精灵,琢玉者有天然的责任,不可错待每一块玉料。”

海派玉雕

  “玉不琢不成器,做玉,从头到尾用的都是减法,可最终,却要能做成魅力无穷大的加法。”

是以上海为中心地区的形成玉石雕刻艺术风格的流派。19世纪初扬州和苏州玉雕艺人大量涌入上海,在上海特定的文化氛围中形成了一种特定的风格——“海派风格”,海派玉雕的主要特点是“海纳”和“精作”。“海纳”讲求古今相承,中西合璧,包容万象,强调创意和创新,将绘画、雕塑、书法、石刻、民间皮影和剪纸、当代抽象艺术等有益的艺术元素很好地溶入到玉雕之中,又离原点不远,可贵的是“海纳”消化后却依然“苗条”。突出“精作”,即精细、精致、精美。以器皿类玉器之精致、人物动物造型之生动传神为特色,雕琢细腻,造型严谨,庄重古雅。代表人物———“炉瓶王”孙天仪、周寿海,“三绝”魏正荣,“南玉一怪”刘纪松等特点:1
器皿(以仿青铜器为主)精致;2人物动物造型之生动传神;3
雕琢细腻,造型严谨,庄重古雅。投资潜力:海派玉雕以造型典雅雕琢细腻而著称,深受玉友喜爱,个人对海派玉雕研究较多,认为海派玉雕投资潜力巨大,成名已久的大师作品都有很大的艺术价值,但成本较大,可以尝试下投资新锐玉雕师,穆宇静就是其中一个,作为小有名气的海派女玉雕师,自出道以来就频频获奖,其作品投资潜力巨大。至于南北拍以及扬派,研究较少,不做评断。

  春寒料峭,古运河畔,高毅进的问鼎阁内,一片忙碌。他13岁学艺,31岁才让自己出师,42岁成为扬州工美界最年轻“国大师”,44岁当上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变化,被他轻轻带过:“我就是个做玉的,一步一步做吧。”

扬派玉雕

  或许是琢玉日久,他的个性,也浸染了玉的温润平和。

是扬州地区形成的玉石雕刻艺术风格。扬州玉雕起源很早,在宋代就已经出现了镂雕和链条技艺,并创造性地将阴线刻、深浅浮雕、立体圆雕、镂空雕等多种技法融于一体,形成了浑厚、圆润、儒雅、灵秀、精巧等特色。扬州善雕大件玉器.代表作品:碧玉山子《聚珍图》、白玉《大千佛国图》、《五塔》等,都被国家作为珍品收藏。特点:1
讲究章法,工艺精湛;2造型古雅秀丽;3山子雕最具特色。

  学徒

南派玉雕

  一直是老师眼中最吃苦的那一个

是广东、福建一带的玉雕由于长期受竹木牙雕工艺和东南亚文化影响,在镂空雕、多层玉球和高档翡翠首饰的雕琢上,也独树一帜,造型丰满,呼应传神,工艺玲珑。特点:1
善长镂空雕与多层玉球雕琢;2
高档翡翠首饰制作著名 玉雕四大工种分为器皿(素活)、杂项(走兽类、花件等)、花鸟、人物。

  对高毅进的采访,从他给记者讲述自己的学徒生涯开始。

近年海派玉雕在收藏业内独领风骚,既有历史的传承,也缘于现代玉雕技艺。海派玉雕溯源于明清“苏扬帮”传统技艺,辈辈传袭,广纳兼容,自成一体,在展评期间许多大师的作品已有人慧眼相中。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翟倚卫是新海派玉牌的创始人,他的作品中西结合,传统与现代结合,被称为“东方审美的觉醒”。他的参评参展玉牌《花季》以及一批新海派玉牌,把上海特色的风土人情、万国建筑,老上海的人文景观、现代气息浓缩升华,创造出清新柔美、诗意浓郁的意境。

  “是偶然,也是缘分。”

创新意,推新人,出新作是本届“神工奖”的主旋律,老中青玉雕大师群英荟萃,各个年代跨度的玉雕作品反映出百年上海玉雕各个时期的风范特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德昇、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易少勇合作的作品《彩凤拂枝》展示了当今海派玉雕大师的精湛技艺与独特风格。黄罕勇是海上玉坛年轻有为的玉雕家,他专攻动物摆件,风格浑厚,大气,极富张力。这次参评参展的动物摆件《避邪》(下图)神态生动,具有和一般避邪不同的美感。

  1977年,10年浩劫后的中国,百废待兴。13岁的高毅进也在懵懵懂懂间,成了一名初中生。初一第一学期快结束时,扬州玉器厂玉器学校的一纸招生启事,彻底改变了高毅进的人生走向。

而扬派玉雕造型秀美、洒脱飘逸,尤以山子雕为佳。当今扬州山子雕的代表人物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南顾北宋”中的顾永骏。他参评的《吹箫引凤》虽是插牌,仍体现出扬派山子的鲜明特色:整个构图呈现出高低远近清晰、明暗深浅分明的立体感。吹箫仙女“S”形的身姿、长袖飘拂的动感、俏色的运用,体现出扬派玉雕典雅、秀丽、圆润的特色。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薛春梅的山子雕《西施浣纱》等也是扬派玉雕的代表作。此外,苏州玉雕传承人、中国玉雕大师杨曦等作品也夺人眼球。

  “是厂里自己办的学校,也要考试,在各个学校里找一些画画好的学生。”高毅进没跟父母商量,自己悄悄报了名。还就被录取了。不过,这个决定,却遭到了父母和老师的一致反对。“父母都是工人,觉得当工人苦啊,那时高考刚恢复,肯定希望你成个文化人,少受点苦了。”爽朗的高毅进笑道。

南派玉雕则格调新颖,尤以立体装饰摆件著名。广东梁容区的南派观音,融入现代雕刻元素,雍容典雅,端庄精美。在天然玉材尤其是名贵的和田玉愈来愈稀少的今天,玉器的收藏与投资的价值作用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师出有名、质量上乘的玉雕作品,无论是陈设摆件,还是手把玩件,目前均被玉者收藏者看好。

  说来也怪,当时在父母眼中还是小孩的高毅进,对学玉雕,却意外上心了。“我们家当时就在玉器厂附近,小的时候经常到厂里去看看玩玩,看到老师傅把一块不怎么起眼的石头,一点一点地磨啊磨啊,突然变成了虫鱼鸟兽、苍松翠柏,觉得特别神奇,一直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来着。”拗不过儿子的坚持,高毅进的父母最终只好妥协。

收藏玉器一看玉质,二观造型。在创意和雕琢中,玉器造型往往是由玉材的天然形状来决定的,若是由一块独立籽玉完成的作品,其价值相对高,三品玉意。出自大师的精品玉器都注重主题表现,好的主题必有好的寓意,“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是传统艺术的表现宗旨,也是收藏一件玉器参考价值的重要系数。四求雕工。“玉不琢,不成器”说明了雕工历来受到看重,玉雕要崇法自然。“神工奖”是上海海派玉雕文化协会等数家单位联合举办的上海及长三角地区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奖项,以上海及长三角地区为主,全国各地均可参与。

  1977年,是玉器厂玉器学校文革停顿十年后第一次招生。“厂里已经10年没有新工人了,对这一批招的70个学生,非常重视,找

  的都是有经验、手艺好的老师教我们。”回头看,高毅进深深体会到了自己那一届对整个扬州玉雕发展的重要意义。“玉雕不像其他手艺,三五年就成了,我们是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不行。”

  厂办学校的好处,是能边学边做,学生出来后,都在厂里,虽然几十年过去,后不少人都离开了原来的行业。不过因为玉器学校,扬州玉雕的手艺,算是留下来了。

  还有一个事,让少年高毅进感觉自豪,进入玉器学校后,他一下子从伸手向父母要钱,变成了拿“工资”的。“每个月二块四补贴,那时候可是能干不少事情了。”

  在必赢亚州手机app ,玉器学校的第一年还有文化课,主要的课程则是美术。高毅进告诉记者,学艺期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和同学们异常刻苦。“为了提高画稿的水平,晚上跑到老师那里要来画室的钥匙,一画就是一个晚上。那个时候,能要来画室的钥匙可是相当不容易。”

  第二年,高毅进和同学们就开始了半工半读了。也是在这个阶段,高毅进才真正体会到了“琢玉性惟坚、孜孜以成华”。

  “做玉必须下水,手是一年四季在水里,那时候没有空调什么的,一到冬天,大家手上都是长满冻疮。石头的口子又利,一不小心划到,就不肯好,一烂就是一个冬天。”高毅进说,那时候老师傅就告诉他们,这玉雕的手艺,不烂上几层手皮,是学不下来的。

  实际上苦的不光是学生,老师也不轻松。

  旧社会,玉雕手艺主要是靠家传或者师傅带徒弟,解放后,虽然成立了玉器学校,但是学习的模式还是停留在师傅带徒弟的层面上。“全国都没有系统的教材,都是师傅教一点,我们做一点。”高毅进说,他们这一批学员,最终能成才,最最要感谢的是那些教他们的老师。“真的叫无私奉献。”

  高毅进回忆,因为没有教材,那时候他们用的教案,都是老师们自己写的。“我记得有一位叫陈咸益的老师,南京师范学院毕业的美术老师,我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每天都在刻钢板,为我们油印教案。”高毅进告诉记者,这样的油印教案,他从玉器学校毕业的时候,积攒了3大本。值得一提的是,后来国内玉雕行业的第一套系统教材,就是由陈老师完成的。

  1980年,3年玉校学习结束,当初一同入校的70人,只有30人顺利毕业。一直是名列前茅,始终是老师眼中最能吃苦的高毅进,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

  工人

  没上过一天高中,自学考上大学

  从玉校出来,高毅进直接被分配到了玉器厂的生产车间,师从老一代玉雕大师刘筱华。刘筱华师傅擅长玉器器皿、仿古、走兽、杂件的设计制作,很自然,高毅进也开始学习玉器器皿的制作。

  刘筱华师傅是一名出了名的严师。“分到厂里后,自己要求下一线和工人们一起干,不到他满意,绝对不会放手的。”高毅进说,最初和刘师傅学艺时,师傅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改”,哪怕是一些看不到的地方,背面,放着也没有问题的,在师傅那里从来通不过。

  刚开始的时候,高毅进有些耐不住了,一次拿着一个自己觉得做得还凑合的东西给师傅看,师傅直接告诉他:“看来你是没有希望了,改行吧。”

  一直对玉雕着迷的高毅进有些挂不住了,“还真自己想了想,不做这行还能做什么,想着还是就想做这一行。”下定了决心,自然行动上不敢马虎。此后,只要师傅不说好,高毅进总是不厌其烦地改。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又让高毅进对玉雕这门手艺有了新的认识。“雕一个带环的三组炉,已经雕得差不多了。就是有一个玉环,内圈反面有个地方有点不圆,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因为玉环很细,高毅进想就算了,拿给师傅看,果然这个细小的问题也没逃过师傅的眼睛,“改”。自知问题的高毅进也不敢马虎,可是改的过程中,一不小心,玉环断了。“几个月的努力,眼看就要好了,一下子成了废品,就在自己手里。”高毅进心里疼惜得不行,想着这次挨师傅一顿骂是免不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一贯严厉的师傅,这次却“放水”了,看着悔得跟什么似的高毅进,师傅就说了句“学艺要精”。

  虽然20多年过去了,可是说起这件事,高毅进还是满脸愧意。“师傅用行动告诉了我,一个玉雕人的手艺好坏是多么的重要,玉料不可再生,做一块就是少一块,让一块好东西毁在自己手里,是不可以被原谅的。”

  学艺期间埋下的这份惜玉情结,一直贯穿了高毅进的整个创作生涯。

  技臻于精,高毅进也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丰收季。

  1986年高毅进入选国宝《五行塔》(现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的制作班底。1996年,青玉《百寿如意》,薄胎的玉身上,雕刻了一百个
“寿”字。但是两对如意依然做到了一样大小、一样尺寸、一样重量。引来了同行叫绝,一举拿下了当年的国家“百花奖”金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