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结束成为开始,潘多拉之咒

图片 1

  开幕当天上午9点,还在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三层会议室召开了展览研讨会,与会嘉宾有:著名批评家、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馆长吴鸿,著名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著名批评家、天津美术学院教授高岭,著名批评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杭春晓,著名批评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段君,著名批评家杨卫,宋庄艺术促进会名誉会长、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馆长胡介报、艺术家马野,研讨会就马野个人艺术历程与创作风格进行了全面的讨论与研究,为本次的马野个人艺术文献展奠定了厚重的学术基础,并为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接下来的文献工作提出了更多的可行性思路。

  刘礼宾:翻开手机,竟然见到噩耗!4月还在一起聊天,谈当代艺术问题,谈修行和疗愈。您没提及自己身体。依然乐观爽朗,自信美丽!一边看我布展,一边鼓励我,还直接支持我。音容笑貌,宛在眼前。3个多月,您竟然走了,没有任何预兆!我们一直聊当代艺术的转型,从苏州美术馆你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到今日美术馆生生不息之爱,我敬佩您的放下,开启。由此做了多次合作和对话。天忌英才!您刚开始的路,不仅对于您自己,对于中国当代艺术都意义重大!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正如您和我多次聊得修行和践行!您的离去,或许会以另一种方式对这世间给予另外的启示!弟铭记于心,并将继续推进之!崔姐,一路走好,悲痛哀哉,弟怆然哭泣!会以您我都认同的方式给您送行!

  图片 2

  也记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岫闻,总之是绕不开工作关系。

  Address: south lake arts district, songzhuang town, tongzhou
district, Beijing

  中国著名独立女性艺术家崔岫闻于2018年8月2日3时27分在北京病逝,享年51岁。2018年8月6日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办了“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

  图片 3

图片 4

  开幕时间:2018年4月7日 下午三点

图片 5

  图片 6

  一晃近20年过去了,小崔后来博得大名,也早就搬离通州去了望京。这期间,我们的联系并不多,只是偶尔会在一些艺术活动上见面,而每次见面时,我仍喜欢亲切地喊她小崔。我还多次跟她说过:你怎么越长越年轻,越长越漂亮了呀……没想到,在人生最美、也是创造力最旺盛的时候,小崔却如同折断的花枝,戛然而止。说来,真是遗憾不已……沉痛哀悼崔岫闻!愿小崔一路走好,天堂安息!

  Curator: Wu Hong

  在“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的现场,著名批评家朱青生、著名批评家王端廷、著名批评家舒可文等生前好友分别致辞悼念,追忆过往和成就,以及生前与女性艺术家群体的创作生活状态,以表达哀思。

  2002年,马野与朋友在宋庄辛店工作室

图片 7

  本次展览对马野的人生经历、创作形式演变进行了详细的梳理,以个人文献结合艺术作品的形式展现,这也将作为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一种常规的展览形式。同时,本次展览也是艺术家马野首次系统全面的个人展览。展览内容包含三大版块,分别为马野个人文献、作品、各阶段工作室场景概念展示,以文字、图片、视频、实物文献等形式展出。展览作品部分展出了马野从圆明园、大山子、酒仙桥到宋庄各时期的作品共计100余件,其中以他最近十年创作的十幅大型油画“钱币”系列为主。

  高岭:我叫她小崔,从1996年开始,在我借住的东城区北锣鼓巷的民宅大杂院里,她慕名来拜访我。她当时正在中央美院油画系八届进修班,人年轻漂亮,但画面却极富表现性和挑战性。她在酒仙桥今天颐堤港位置的小平房中开始了她作为艺术家的生涯,随后搬往通州,再随后经历过不少的蹉跎而以原长城饭店旁“天上人间”的女洗手间影像而引人关注,以致成功成名。

  通过马野在不同时期的作品、文献图片以及不同阶段工作室环境的概念式呈现,我们甚至可以感受到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现实的变化过程中一段最为真实的心路历程。

  杨卫:这个噩耗太突然了,此前我竟然一点不知道。看来,这些年我们确实已经疏远了,或者说,小崔将病情隐瞒得太深……

  “潘多拉之咒:马野个人艺术文献展”于2018年4月7日下午3点在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隆重开幕。展览由批评家吴鸿策划,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主办。众多嘉宾到场出席展览开幕仪式,其中著名批评家、天津美术学院教授高岭,著名批评家杨卫,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馆长胡介报,著名批评家、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执行馆长吴鸿,以及著名艺术家伊灵等,分别就本次展览进行了发言。

  认识小崔已经有20年。那时候,我们都住在通州,常在一起聚会,聊艺术,谈人生。当时的小崔,还在画画,虽已得到业内的一些关注,但仍未冒头,她总为此而苦恼。记得,我们曾多次在一起探讨彼此的转型问题……后来,我和小崔果然都开始转型了,我从创作转向了批评,而小崔则放弃架上绘画,开始了观念艺术的探索。我还记得,她最早创作出一批观念摄影时的情景,曾邀请我和批评家高岭一起到她通州狭小的房子里参观。因此,我和高岭也是最早见证她转型的批评家之一……

  展览现场

  后来,在大家已经不再沉迷于讨论问题的时候,隐约听闻小崔结婚了,她和大家的联系少了。我和她也十分“默契”的少了联系,想着也许她找到了人生的另个通道,因为我知道她其实一直过得有些孤寂,在寻找适合自己人生轨迹的路上走得有些蹉跎,或许找到了另一半就过上了神仙眷侣的日子?无需与外界过多来往?就这样一晃过了好几年。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到2018年5月7日。

图片 8

  Opening reception :April 7, 2018, 3 PM

  这几天居然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告别仪式我是不敢去的,前几年去过邹跃进老师的告别仪式,我修炼得不够,去了那一次缓了好久不能释怀。人生的路每个人的体验各不相同,或许小崔的能量需要更大的空间得以释放,但我目前还无法从感官上彻底消化这种体验。小崔一生好强,我选择默默地在内心记住小崔精气神十足的干练样儿,怀念我们永远的“小崔”。

  策展人:吴鸿

  贾方舟:崔岫闻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优秀的女性艺术家中特别突出的一位,她的艺术足迹已经留在伦敦的泰特和巴黎的蓬皮杜,引起国际间的关注。上次默克尔来中国点名要见的几位艺术家就有她。她还不到50岁,痛惜中国当代艺术中失去这样一位杰出的女性艺术家,愿她一路走好!

  开幕式嘉宾发言,左至右:批评家杨卫,批评家、天津美术学院教授高岭,批评家、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执行馆长、展览策展人吴鸿,艺术家马野,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馆长胡介报,艺术家伊灵

  我们最后一次碰面是今年4月16日,在侨福美术馆的展览上,她依然带着她标志性的笑容,然而从我当日发出的微信看,这最后的相会竟暗示着什么——背影、仙鹤(刺绣的夹克)、高高的发髻!三个半月后,崔岫闻和这张图里的我们竟相隔两世!愿小崔在天堂笑若桃花,超逸自在!

  《看长城内外》 布面油画 200×300cm 2014年

  我们的友好关系建立在十分适度的君子之交范围内,因为岫闻是一个十分职业的艺术家。每次见面总是在讨论“问题”,我有时甚至觉得她对自己有些苛刻,容不得一丝多余的内容。我经常问她:“要不咱适度随意放松点行吗?”,她笑眯眯地说:“不行,放松一丝,错误的后果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可收手”。

  图片 9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直呼她“小崔”了,尽管她年纪比我大一截儿,但叫着“小崔”就是那么的自然舒服。现在想来,圈里的老人儿们都称呼岫闻为“小崔”,想来一是因为她一直保持着过于常人的朝气,总是对自己的职业艺术生涯饱含激情,二是圈中的大哥与前辈们都很爱护岫闻,因为她总是乖巧、合适的与大家相处,淡淡的、柔柔的,与她的先锋的、不合群的艺术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988年,西安美术学院毕业作品

  业界学者陆续撰写纪念文字:

  Pandora’s Curse: Ma Ye Archival Art Exhibition

图片 10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 “岫闻回家”生命回归仪式现场

  《原始密码》 布面油画 185 × 135cm 1996年

图片 11

  展览现场

  在上几周,我一念想起小崔,想约她吃饭,见见老友,但一念之间,我又最终没约她。现在想来,即便约她,她也是出不来的了。

  部分文献图片:

  柳淳风:怀念永远的“小崔”

  视觉设计:胡峪玮

图片 12

  展览研讨会现场

图片 13

  图片 14

  来源:雅昌艺术网

  图片 15

  图片 16

  《中国风景——圆明园》 布面油画 140x180cm 2007年

  《心花怒放》 布面油画 300× 200cm 2015年

  图片 17

  图片 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