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晓风残月杨柳岸,希望更多戏曲粉丝成为

希望更多戏曲粉丝成为“专业粉”

时间:2015年06月0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梦

  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颁奖期间,涌现出多个剧种、多位名角的粉丝群体,他们年纪轻、爱戏曲、有组织,为传统艺术带来了流行气息。戏曲“偶像”和研究者表示——

希望更多戏曲粉丝成为“专业粉”

  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在广州竞演期间,韩再芬主演黄梅戏《徽州往事》的演出现场尤为令人印象深刻。广州演艺中心大厅,署名“韩再芬百度贴吧”“韩再芬戏迷”的花篮、花束摆满宣传展板两侧,观众拉起“祝愿韩再芬再圆梅花梦”的横幅,互相传递韩再芬的大幅剧照等待签名;剧场内,演员一谢幕,大批观众涌到台前,齐声高呼“韩再芬我爱你”,韩再芬随和地同戏迷挥手,并送出“飞吻”,呼声更是此起彼伏……

  2013年,本报曾撰文记述越剧粉丝“疯狂”追星的场面,今年的中国戏剧梅花奖,多个剧种、多位名角的粉丝,又一次展现了热情。这些粉丝年纪轻、爱戏曲、有组织,为传统艺术带来了流行气息。

  90后粉丝:戏曲值得用心感悟

  《徽州往事》的观演互动环节,场面可以用“吓人”来形容。大厅剧场、楼上楼下,戏迷摩肩接踵,为的是请韩再芬及剧组成员合个影、签个名或仅仅见上一面,工作人员不得不关闭了大厅的几个入口。关在外面的戏迷踮起脚,向门缝里递笔和本,托人代求签名,在这群“门缝里的戏迷”中,记者结识了90后女孩牟晏莹。

  为了观看演出,牟晏莹向学校请假,一个人从南宁专程赶来。“我12岁时看电视剧《天仙配》,韩再芬演王母娘娘,让我一见钟情。”从此她喜欢上了黄梅戏,也喜欢上了昆剧等多个戏曲剧种,还曾想过报考安徽黄梅戏学校,许多同龄人喜欢歌星、影星,她却只迷韩再芬,“因为她的表演非常柔美,就像她在《徽州往事》中的名字‘舒香’‘秋月’给人的感觉那样”。这是牟晏莹第一次现场观看韩再芬的演出,她连夜写了5000字长文,记述观演感受,偶像在台上台下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她都精心感悟、评点。她说:“这样的戏曲真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欣赏,它的美是现实世界里找不到的。”她还告诉记者,在韩再芬百度贴吧,像她这样的90后粉丝还有很多。

  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之夜,越剧演员王君安款款走过红毯,两侧的观众沸腾了,灯光板亮起,打出王君安的名字,彩炮拉响,彩纸纷飞落下,许多“君迷”的手越过隔离栏杆,向偶像挥动,他们喊着偶像的名字,伴随她走到红毯的另一端。翌日,“君迷”又驱车来到广州增城市新塘镇,为王君安“送戏下乡”助阵。

  “几天前,我们从各地赶到广州,观看王君安主演的越剧《柳永》,回去之后得到她获奖的消息,好多人又来了。”王君安百度贴吧管理者之一、70后的郑小玉介绍,贴吧里从十几岁到七十几岁的粉丝都有,由于王君安是越剧小生行当,贴吧里传扬出许多名言:“台上是男神,台下是女神”“男子皆欲娶,女子皆欲嫁”。“君迷”为王君安的剧中形象、人物故事神魂颠倒,也为偶像的演艺人生、传奇经历所吸引。

  “我也有喜欢的流行歌手,但听了越剧之后,我手机里流行歌曲越来越少,越剧唱段越来越多。”90后女大学生小雨说,她的家乡在浙江,但真正了解越剧、喜欢越剧是因为王君安,她认为这不是简单的“追星”。“我喜欢王君安,不是因为‘颜值’,而是首先被她的声音、唱腔吸引,然后才看到她的形象。欣赏她的演出,能给我带来许多文化的、艺术的享受。”第一次看王君安的现场演出,小雨感触颇深:“现场演出视野更宽广,我可以看到喜欢的演员在不唱的时候有怎样的表现。”

  戏曲“偶像”:但望不存门户之见

  “作为越剧演员,看到戏迷群体不断扩大,他们的面孔越来越年轻,有不少戏迷文化底蕴深厚,我心里很高兴,他们让我看到越剧乃至戏曲艺术有很大的希望,很大的市场。”王君安表示,以前戏曲演员给人的感觉要么是“土”,要么是“有距离”,如今有了“粉丝”群体,对戏曲来说是一种推动,能让更多年轻观众走近戏曲。“戏曲演员都很辛苦,一个人的成功其实是整个团队的成功,我希望喜欢我的戏迷扩大眼界,看更多其他演员的戏。”王君安说。

必赢亚州手机app ,  “2013年我来广州演出《徽州往事》,认识了一个5岁的小朋友,他是地地道道的广东人,却那么喜欢黄梅戏,唱起来字正腔圆,这个小朋友,和广大80后、90后的粉丝,给了我信心。”韩再芬坦言,与粉丝交流给了她很大启发。“他们喜欢典雅,又追求时尚,这两者的结合,正是戏曲艺术所追求的美。”戏曲离不开当下,离不开观众,年轻人的跟随和肯定,令韩再芬不断反思,表演和创作是否起到了引领作用,她希望戏曲粉丝不同于流行歌手的粉丝,对戏曲能有独特的喜爱方式。“我不希望韩再芬一出来,粉丝就鼓掌、叫好,剧场艺术需要观众和演员在同一个空间里,共同完成一部作品,需要观众真切地和演员一同感受、一同投入,去诠释那个时代的故事和人性,很多戏曲演员其实并不需要表面的追捧,需要的是心灵之间的共振和对艺术作品的共鸣。”

  戏剧评论家、本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委王蕴明对戏曲粉丝则有更高的要求。“以前戏曲有票友,和今天的粉丝有些不同,他们喜欢这门艺术,自己也唱、也演,对戏曲有一定的研究,一些票友的‘捧角’行为,带有鉴赏性质。”王蕴明表示,如今的戏曲粉丝,有的也具备专业眼光,但有一些只是单纯的偶像崇拜,热情使然,对戏曲艺术的了解也稍显粗浅。他希望粉丝能从戏曲偶像、作品及其所属剧种中体悟、学习传统文化艺术,不要把一些追逐流行偶像的不良习气带到对戏曲艺术的喜爱中来。“对演员可以有偏爱,但对艺术不能这样,有的粉丝只偏爱某个演员,不能全面整体地欣赏这门艺术,容易误入歧途,希望粉丝更多关注艺术本身。”有的戏迷只爱一个演员、一个剧种,对其他演员、剧种存在偏见,甚至攻击其他演员和剧种,王蕴明认为,这种门户之见是不好的,“好的粉丝应该关心戏曲艺术的总体发展,尊重所有优秀演员”。

后来,她又相继获将“文华表演奖”、“白玉兰戏剧奖”等荣誉收入囊中。然而,在她的荣誉簿上,却始终缺了最重要的那一样,于是,这便成了她的一个心愿,也是她努力和坚持的一个目标——直到,她遇见了《柳永》。

激动之余,她感恩王仁杰老师为她写的这出戏,他为写柳永付出很多心血;她也感谢徐春兰导演,为了柳永一次又一次的来福州为她排练改进提高。她还感谢了文化部门领导的支持,感谢了全团对她的帮助,感谢了友人和君迷的鼓励和支持。最后,她感谢了柳永,她说是柳永让她对自己的艺术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对戏也好,对其它事情也好,只要自己认定是好的,对的,就不要放弃。“拿了梅花奖之后压力更大了,”她坦言道:“我深深觉得自己要更加努力把戏演好,要更加多学习方方面面的知识来充实自己。梅花奖是对戏剧演员的一个艺术肯定,这奖来之不易。这奖、这荣誉是属于大家的!”

原本只想当一个老师的她在12岁那年来到了福州,来到了芳华,人生的轨迹从此改变。既然出来学戏了,那么就把老师尹桂芳先生教的东西做好就好了,年轻的王君安的想法很简单。虽然做戏曲演员很辛苦,但只要是她想做的,再累都坚持过去了。大概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她才会展现出属于那个年纪女孩的心情:想回家,想爸爸妈妈。

首先,观众对“角儿”的崇拜,实质上是对戏曲流派艺术的崇拜。因此,君迷们对王君安的崇拜,根本上是对越剧尹派艺术的崇拜。尹派的唱腔看似简单,其实易学难精,因此,尹派的戏迷们便会对将尹派唱得出神入化的尹派弟子更多了一层崇拜之情。其次,芳华的品牌是尹桂芳先生一手创办并打造出来的。斯人已去,但对于很多老一辈的观众而言,承载了尹桂芳先生一生心血的芳华越剧团便成为了尹桂芳先生艺术生命的延续。因此,他们自然地将当年对尹桂芳先生的热情转移到了在芳华扛起尹派传承大旗的王君安身上。第三,王君安在出道的时候,得到了尹桂芳先生无私的力捧。20年前,尹桂芳先生带着芳华越剧团在上海、香港等主要城市巡演,每次演出后,尹桂芳先生都拖着病体,亲自上台陪着王君安等年轻演员谢幕,从现在市场运作角度来说,尹桂芳先生正是利用自己强大的影响力,对王君安等人进行了极为成功的市场包装。感情和审美是一脉相承的,从尹桂芳到王君安,戏迷们完美地诠释了心理学上的“移情”现象。可以说,“移情”和机遇,是产生“王君安现象”的内因。

工作之外的王君安生活非常简单,早睡早起,喜欢走路,练功,喝茶,爬山。在福州工作生活了近30年,她对福州这座城市也充满了感情:“福州是我成长的地方,这里有我多年的好朋友们,芳华的老师们,还有我从小到大一起成长到今天的剧团姐妹们。福州是个宜居的城市,我喜欢吃福州的鱼丸和肉燕,喜欢三坊七巷……虽然越剧在福建是一个外来剧种,但我自己觉得在福州推广越剧比太先生那个时候条件好太多了,不仅因为福州有一批忠实的越剧戏迷,还因为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加上高铁动车方便,只要你有好戏,不管你在哪里演出,观众都会来看戏的。”

到了这里,我们的沟通便结束了,而她,王君安,是怎样一个人,我无法解答,或许你心里有更好的答案。

2015年初,王君安收了芳华年轻演员徐伟钗为徒,这是她正式收入门下的第一个弟子。作为尹派非遗传承人,这或许代表这她开始学习利用“王君安现象”的温度来孵化尹派的下一代,正如当年尹桂芳先生孵化她一样。非遗的核心是活态传承,承担起这份责任,才是她对尹桂芳先生最好的回报。

电视里正播放着王菲的《传奇》,听着听着,转念想想,王君安似乎就是那样一个人——只是因为在舞台上多看了她一眼,便再也没能忘掉她风流倜傥的身影,想她时你举目张望,就会与她相逢在那风情万种的晓风残月杨柳岸边。

拿了梅花奖以后的王君安是个忙人,档期全满,或许只有利用微信才能完成和她的交流——感谢现代科学的昌明,让人可以跨越时间和地域的障碍,实现沟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