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汝悲欢

经典《宇宙锋》璀璨“五代人”

时间:2013年05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熊润生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在保留传统精华的同时,着重刻画赵艳蓉如何从大家闺秀转变为叛逆者的心路历程。

  ◎艺术大师梅兰芳曾六次来武汉演出,并多次与汉剧演员交流技艺,1957年梅兰芳在《戏剧论丛》中曾谈到:“在武汉,我痛快地看了几出汉剧。汉剧和京剧是有血缘关系的,因此,我在欣赏艺术之外,别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梅兰芳先生曾两次观看陈伯华演出的汉剧《宇宙锋》且大加赞赏,还赴后台与陈伯华切磋技艺,谦虚地表示:你的汉剧《宇宙锋》演得好极了,我考虑以后不再演这出戏,并称陈伯华为——“陈派”。

图片 1

一九五七年陈伯华与梅兰芳先生切磋手式

图片 2

第五代陈派传人王荔(中)主演的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剧照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再度隆重推出,这为今年10月将在山东举行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又平添了一道靓丽风景。该剧根据陈(伯华)派经典剧目《宇宙锋》并参阅京剧本《一口剑》而新近改编,特邀著名编剧郑怀兴执笔、著名戏曲导演石玉昆执导。

  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在保留传统精华的同时,着重刻画赵艳蓉如何从大家闺秀转变为叛逆者的心路历程。她屈从父命,嫁入匡门,指鹿为马,受尽委屈,但得悉其父阴谋后,毅然以装疯的形式来反抗父命与皇权,最终勇敢地冲出牢笼,踏上艰难而充满希望的寻夫之路。

  新中国诞生后,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的指引下,1952年在北京举行了“首届全国戏曲观摩汇演”,由崔嵬导演、陈伯华主演的汉剧《宇宙锋》,作为中南局的优秀剧目参演并荣获表演一等奖,此后长春电影制片厂将其拍摄为戏曲电影。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经济并不富裕的背景下,国家斥巨资将戏曲作品制成电影胶片实属罕见。这一方面显示了国家对文艺事业的重视,另一方面显示了古老汉剧的艺术魅力,同时也使该剧在全国乃至海外华人中得以广泛传播。六十多年来,该剧从舞台到银幕,从银幕到舞台,长盛不衰、深受欢迎。时至今日,为参加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再度推出新版,不禁令人想起以陈伯华为代表,跨越整个世纪,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在戏曲舞台上的五代汉剧人……

  陈伯华是汉剧艺术的一面旗帜,陈派经典剧目《宇宙锋》是汉剧艺术发展过程中的一座里程碑。陈伯华借鉴昆曲、京剧、歌舞等舞台艺术之特点,吸收梅兰芳、俞振飞等艺术大师之所长,在汉剧的剧本、唱腔、道白、表演、化妆等方面做出了系统性的创新,赋予了古老汉剧以新的审美意蕴,创造了以《宇宙锋》《二度梅》《柜中缘》等为代表的系列陈派经典,受到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观众与戏剧界人士的高度赞誉。

  汉剧有着四百多年历史,是中国最古老的地方戏曲大剧种之一。其“皮黄”腔主要流传于湖北、广东、湖南、陕西、河南、福建等地区。清嘉庆道光年间,“徽班进京、汉调北上”,史称“徽汉合流”,为国粹京剧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并对其他“皮黄”剧种的形成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已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汉剧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宇宙锋》是京剧、汉剧共有的传统剧目,京、汉两地在戏曲交流上更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节。艺术大师梅兰芳曾六次来武汉演出,并多次与汉剧演员交流技艺,1957年梅兰芳在《戏剧论丛》中曾谈到:“在武汉,我痛快地看了几出汉剧。汉剧和京剧是有血缘关系的,因此,我在欣赏艺术之外,别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梅兰芳先生曾两次观看陈伯华演出的汉剧《宇宙锋》且大加赞赏,还赴后台与陈伯华切磋技艺,谦虚地表示:你的汉剧《宇宙锋》演得好极了,我考虑以后不再演这出戏,并称陈伯华为——“陈派”。从那时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陈派也经历了五代传人。

  第二代陈派传人是雷金玉。雷金玉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亦是继陈伯华之后汉剧旦行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她表演细腻隽永、秀中藏俊、武中藏媚,“刀马旦”的演员功底使其能文能武、技艺较全。陈伯华为了汉剧事业后继有人,毫无保留地将其表演技巧、声腔艺术一字一句传授弟子,带出了雷金玉、陈新云等一批第二代陈派传人,使汉剧艺术饮誉全国、蜚声海外。雷金玉被时任中南局领导的王任重称为与杂技皇后夏菊花并列的文艺战线的“五朵红花”之一。

  第三代陈派传人胡和颜,是“文革”结束、直至拨乱反正后,20世纪七十年代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其扮相大方、嗓音圆润、表演端庄、风格典雅,在打破“八个样板戏”垄断的年代里,胡和颜演出了《闯王旗》《三斧头将军》等多部新编历史剧,以及《江姐》《红嫂》等大量现代戏。为恢复和传承汉剧经典,陈伯华如同“伯乐”一样发现“千里马”,不仅亲授其陈派技艺,而且特派自己的琴师、鼓师为弟子“开小灶”排戏。胡和颜在主演《宇宙锋》《二度梅》等陈派经典剧目中,以细腻、深邃、精湛的表演荣获了第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第四代陈派传人邱玲,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后,演出《宇宙锋》的代表性人物。其主演的《宇宙锋》是陈伯华手把手教授出来的。在把握该剧赵艳蓉“真疯”与“装疯”的人物内心时,陈伯华曾语重心长地教诲邱玲说:“演人物是一种境界,最关键的是要学会用心灵来塑造艺术形象,要用内心来演戏。”她以国画大师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亡”“学形似易、学神似难”来勉励弟子,一招一式、一颦一笑,使其受益匪浅……邱玲因演出《宇宙锋》为主的一组经典汉剧,荣获了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第五代陈派传人王荔,是跨越二十一世纪,文化事业全面大发展、大繁荣时期的《宇宙锋》传人,是新时期“汉剧复兴”的领军人物。在新版大型汉剧《宇宙锋》演出推出之前,90岁开外高龄的陈伯华在医院病榻旁不断询问、反复嘱托,像呵护孩子般悉心指导王荔。王荔在参加全国传统经典折子戏比赛获奖后,受到全国戏剧专家与观众的一致好评,并获得多项国家、省、市级大奖。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历经六十多年的风雨沧桑,经过几代汉剧人的打磨锤炼,汉剧《宇宙锋》日臻完美。在保留陈派经典“相府”“金殿”两折的“装疯”后,新版《宇宙锋》增加了“指鹿为马”“匡赵联姻”“盗剑嫁祸”等一系列情节,使全剧故事更为完整。此外还利用声、光、电等现代舞台技术,令观众欣赏到古老汉剧那种“逢歌必舞、逢舞必歌”的华丽纷呈、高贵典雅的艺术风采。

  发展传统经典,创新不离本体。汉剧与京剧《宇宙锋》最大的区别在于京剧是由丫鬟暗示伴随其“装疯”,汉剧则是在哑乳娘明示下随机“装疯”,前者赵艳蓉处于主动性为多;后者赵艳蓉随机应变灵动性为多,符合剧情人物身份。戏份更重、戏味儿更浓。

  王荔所扮演的赵艳蓉,最值得称赞和欣慰的是全盘继承发展了原剧中“相府装疯”与“金殿装疯”的全部精彩场面:第一个动作“打乱发簪”;第二个动作“自损花容”;第三个动作“脱下绣鞋”;第四个动作“扯乱衣衫”。随着剧情的推动,四个醒目的肢体语言使观众强烈地感受到赵艳蓉已陷入半癫半狂的“疯态”之中……这段戏恰好是王荔继承陈伯华“装疯”表演的精彩传神之处。赵高得见女儿披头散发的模样,不禁大吃一惊,试问道:“儿啊,你这等模样敢莫是疯了?”一个“疯”字出唇好似明火点燃爆竹,王荔双眼紧对,全身僵硬步步紧逼赵高,赵高吓得连连后退。王荔在运用“眼功”特技时,先是左眼珠定住不动,右眼珠转过来询问乳娘,继而又迅速将双眼对住,耸肩朝赵高逼去,直到赵高唉声叹气并完全相信女儿发了疯的时候,王荔的两眼珠才先后恢复常态称其父为“我的儿”……

  如果说“相府装疯”时所需要的是分清层次,使赵高把女儿认作真疯,那么“金殿装疯”可就非同儿戏。金碧辉煌的金殿之上,不仅秦二世端坐正中,且还有一帮朝中大臣助威压阵,一旦被皇帝或众多朝臣、武士、太监、宫女中的哪一位识破,则不是强娶便是杀头。因此赵艳蓉既要装疯装得像,又要十分精细地掌握火候,不然将毁于一旦、前功尽弃:如赵艳蓉大骂“秦二世坐江山国法大乱”顿时举座皆惊,而后却轻渺渺地机智唱出“穿一双登云鞋随我上天”,此时疯态再现、转危为安。王荔艺术地处理“疯态”“疯言”“疯语”,表面上未掩饰未抗争,处处保护自己,内心里却时时把持着人物分寸,使得秦二世也不明缘由,稀里糊涂将她轰出殿去……赵艳蓉“装疯”取得了胜利,挣脱了封建帝王的铁笼枷锁,在一片混沌的茫茫风雪之中,望断那万水与千山,不知何处是夫山……

图片 3

记者团 付振宇 摄

▇ 记者团 见习记者 肖能 刘宇豪

“杜鹃枝头泣,血泪暗淋漓。”一曲《宇宙锋》,道尽相门孤女赵艳容的悲楚与贞烈。10月21日,国家一级演员、第五代陈派传人、著名汉剧表演艺术家王荔做客人文讲座,将巴山楚水中走出的汉剧艺术带进华中大校园,让广大学子从她的唱捻做打中领略到汉剧的至美风情。

演绎:把美留给观众

“戏曲追求的是自然美,要求模仿生活,又美于生活。”王荔说到她如何拿捏台上人物的神韵,譬如小姐偶遇书生,恋心初萌,“观察生活中见到的情侣,女孩的眼神和姿态,暗送秋波,不矫揉造作,是真情流露。”

她讲戏曲的身段,“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要反映人物身份。闺门小姐出场,要扶左下腰,作怀中抱月;是丫鬟,就掐腰,或拿手帕,或甩手。同是小姐,也有是否出嫁的分别:出嫁的夫人挺胸,待嫁的姑娘含胸。戏曲动作基础是‘圆’,举手投足都要圆润,不允许有棱角,同时还要有力度,要柔中带刚。”

“戏曲的美是雕刻美,要把演员一瞬间的美固化,凝成延续的、不停的美。”王荔认为这是对戏曲演员形体和功力两方面的要求。“头顶的一副凤冠就可能有两三斤重,而演员要连续表演几个小时,经常会大脑缺氧。但在戏台上呈现给观众的都是最美的一面,演员留下的是伤痕和痛苦。”

汉剧:在复杂中传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