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让济南曲艺活起来,茶壶就是喝茶的

《茶壶就是喝茶的》:看曲艺人如何演话剧

时间:2015年05月1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范雪娇

图片 1

《茶壶就是喝茶的》剧照

  “想来看看我们济南本土的曲艺人是如何演话剧的?”5月7日晚6:30,距离当天演出还有1个小时,山东艺术学院的学生李子正和他的3位同学早早地就来到了济南群星剧场,和李子正有类似想法的观众还很多,观众对这部将曲艺、方言与戏剧结合在一起的话剧《茶壶就是喝茶的》既好奇又期待。

  2014年的夏天,已是花甲老人的周思泉欲与同是琴书票友的老街坊冯小霜结为夫妻。在收拾新房时,周思泉的儿子周涛无意中找出了一把尘封了几十年的紫砂壶。票友姜梦鬲是收藏协会的秘书长,经他鉴定,这是一把价值连城的名壶——大彬壶,价值在两千万元以上。由此,一场围绕“大彬壶”的虎狼之争便在周家展开了。全剧围绕一把茶壶,通过制壶、赠壶、鉴壶、偷壶、梦壶、摔壶等情节,讲述了一个普通济南家庭在多元价值观的交错中,为金钱、利益而遭遇的离奇经历,最终“东是东来西是西,茶壶就是喝茶的”,由此引发人们对金钱、亲情做出思考与衡量。

  剧中演员以浓浓的济南乡音念白,大量运用相声、小品中常用的表现方式,穿插山东琴书,对白幽默,充分展现了济南特有的风土人情和山东琴书的特色。此外,泉城广场、五龙潭、趵突泉、杆石桥的金龙大厦等济南地标性建筑均在其中,让观众仿佛置身老济南街巷,十分“接地气”。编剧王宏表示:“我是济南人,也是曲艺出身,给济南的剧团写戏,演给济南的观众,用方言和曲艺形式表现很有亲和力。另外,《茶壶就是喝茶的》保持着浓郁的地方特色,对话剧艺术的风格种类也是很好的丰富。”

  该剧由济南市曲艺团创演,与观众见面至今已有8年的时间,在成为国家艺术基金2014年度资助项目之后,主创人员对此前版本进行了较大改编,特别是加入了“低头族”元素。这个群体游离于剧情之外,但讨论的话题又与剧情相关,他们穿着另类,反复上场,拿着手机走来走去,“淘宝双11”“逆天了”“红包来了”等时尚用语频出,无形中把整个社会都铺衬于戏中。济南市曲艺团团长韩波向记者介绍,这部作品将持续演出40场,修改后的形式比较灵活,演出能大能小,可以进大剧院,也可以进社区小剧场,还可以进行商业演出,并将考虑创作普通话版本,面向更多观众。

5月9日上午,济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郅良带领局班子成员、区县文化和旅游局负责同志和局机关处室负责人到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听电话,全国非遗曲艺周的打造成为泉城市民关心的话题。那么曾为曲艺三大码头的济南,如何再现曲山艺海的辉煌?记者就此采访市文化和旅游局工作人员、剧团及曲艺创作者,勾勒当下泉城曲艺发展的图景。
记者 许倩

图片 2

泉城曲艺有底蕴有前景,如何让泉城曲艺活起来是关键。图为2017年在济南百花洲举行的老济南曲艺大师专场演出,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围观。记者
赵天羿摄

历史:曲艺窝子养育一代艺人

历史上的济南有着“曲山艺海”之称,山东快书、山东琴书、山东大鼓等各种曲艺门类都在这里落地开花,成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名家大师更是云集于此,济南一度成为与北京、天津有得一拼的曲艺大码头。

虽没能亲历过那段辉煌,但老先生讲述的“曲山艺海”的景象至今烙印在曲艺创作表演者、济南市艺术创作研究院院长姜桂成的脑海中。“当时的济南有着‘书山曲海’‘曲山艺海’等众多的称呼,是曲艺的码头,也叫窝子。那时济南的演出场地众多,来的名角也非常多,河北、天津、北京甚至东北等北方的演员南下演出的时候,济南是必经之地。”

“济南有着非常好的观众基础,济南的老百姓从骨子里喜欢曲艺。现在的北洋大戏院一个小小的园子当时就来了很多名角。”姜桂成回忆,那时的济南不是像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却成为了曲艺的大都市。“那时方圆几公里的地方可能就有十几、二十几个园子,当时的园子可能很简单,比如一个茶肆、在街上搭一个棚子就能演出,但那时候观众非常多。那时的盛景和北京、天津等大码头有一拼,包括现在的晨光茶社当时北京、天津的很多名角来演出过甚至都在济南定居了。”

“当时省里有省曲艺团,济南有济南的曲艺团,各区还有曲艺队,还有些闲散的艺人自发组织的团队,从业人员多,团体也多,大家都有市场。山东琴书等曲艺形式都是从农村来到济南扎下了根,济南的文化氛围浸润着这些曲艺形式,逐渐发展起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济南这片肥沃的土地养育了一代艺人在此营生。”姜桂成说。

现状:有底蕴有前景

那么积淀已久的曲艺底蕴现在如何呢?姜桂成介绍,“济南曲艺的底子还有,老百姓还是喜欢,那些老的传统和老艺人扎下的根产生的影响力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