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器晚成大学水墨画考试泄题,湖北理工科

  4月17日下午,浙江理工大学微信公众号推送“关于‘三位一体’考试有关情况说明”,称14~15日的该校2018年度“三位一体”考试期间,收到考生家长反映美术类科目考试存在校外培训机构疑似泄题情况,“学校已成立专案小组,将严肃彻查此事,并配合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取证。一旦查实,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浙江理工大学2018年“三位一体”美术考试前10分钟,考题被发到微信群

图片 1上午8点半速写开考,但在8点18分就有人在群里发疑似考题的“低头族怎么画的?”
本文图均为 学生家长提供微信群 截图

  家长举报泄题和作弊,有考生带手机进考场,校招生办回复称会重新查看监控

  “三位一体”,指高校依据考生统一高考成绩、综合素质评价成绩、高中学业考试成绩按比例合成的综合成绩择优录取学生。根据浙江省的“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规定,具体合成比例由试点高校根据学校培养目标、学科专业设置而定。

  4月15日,浙江理工大学2018年“三位一体”选拔测试开始,上午,刘先生(化名)的孩子从考场出来,打开手机,看到微信群,原本觉得考得不错的小刘傻掉了:“爸爸,这还怎么考啊?”

  浙江理工大学2018年“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章程中的综合成绩计算公式显示,满分750分,美术类学业水平考试等第折算成绩占10%、该校综合测试成绩占60%、高考文化成绩占30%。其中,该校综合测试总分为450分:速写100分、素描160分、艺术鉴赏180分、素质特长10分。

  这是参加美术类招考的小刘报名的一个考前培训班的微信群,根据聊天记录,
8点18分开始,有人在微信群里发出了考题,而当天上午这一科的开考时间是8点30分。

  “综合测试成绩占美术类录取成绩的60%,但试题在开考前就被发在培训机构的微信群里,孩子还说考场里有考生拿着手机抄答案,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反映该问题的家长刘某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下午的考试中,开考前6分钟,考题和答案再次被人发到微信群里。

  15日的浙江理工大学美术类“三位一体”选拔测试分三门,8点半到9点15分是速写,9点20分到11点50分是素描,13点半到15点是艺术鉴赏。

  钱报记者了解到,这次考试约700多人,最终录取40人。

  刘某称,考试时儿子的手机放在他这里,中午考试结束后,儿子看过手机后说,开考前,名为“浙江理工三位一体”的微信群里出现了考题。

  小刘很沮丧,觉得自己肯定考不上了,刘先生则感到愤怒,纠结了一天之后,他决定瞒着孩子举报此事,“我知道孩子学得有多辛苦,这样太不公平,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机会。”

  他翻阅聊天记录发现,8点18分,有人在群里问:低头族怎么画的?

  考前10多分钟,微信群里有人发试题

  一位头像为“美术团”字样、名为“团长”的人回复:啥?这是考题?

  4月16日,钱报记者见到了刘先生,他手上拿了两部手机,一部自己的,一部小刘的,“他去上课,我趁机把他手机拿出来了。”

  几分钟后,“团长”贴出多张低头看手机的照片,有的在地铁站、马路上,有的在候车室。

  小刘的手机里有100多张截图,都是从一个叫“浙江理工三位一体”的微信群里截出来的聊天记录,群里有成员50多人。

  其间,又有人在群里发出疑似考题: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素描。

  这个群是小刘4月初加入的,当时刘先生给孩子在转塘报名参加了一个叫“美术团”的培训班,培训3天,费用2500元,微信群的成员基本是培训班里的学员。

图片 2下午1点30分艺术鉴赏科目考试,但1点24分有人将疑似试卷照片发群里。

  这个“美术团”的公众号中这样表述:浙江美术高考服务平台。全方位提供美术联考、校考、高考、港澳台院校、艺术留学等咨询和服务。

  13点24分,有人发了一张疑似“艺术鉴赏”试卷、印有五幅著名画作的照片。

  “朋友推荐说这个班以前都能押到题,培训上课也是很正规的,从来没有说过能提前看到考题,或者考试违规的事。”

  随后,“团长”发了大段对这些作品的评价。

  刘先生没想到,考试当天,微信群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事后翻看这个微信群,才发现考试前一天,群公告里这么写:晚上有时间就看一下,没时间的话,真考到了就是明天再看手机了。”

  刘某表示,他4月初听说有个叫“美术团”的培训班,专门针对浙江理工大学的“三位一体”考试进行突击培训,时间3天,费用2500元。他让儿子参加了,“浙江理工三位一体”微信群是该机构的,成员基本是培训班学员。

  小刘4月15日的考试分为上下午,上午8点30分到9点15分是速写;9点20分到11点50分是素描;下午1点30分到3点是艺术鉴赏。

  另一位考生家长告诉澎湃新闻:“我孩子也说,群里发的这些就是考题,考场里有考生拿手机抄答案。”

  4月15日上午8点18分,有人在群里问:低头族怎么画的?

  他说,当天考完回家,女儿看到群里的内容就躲在房间里哭,他问了才知道情况。

  一位头像是“美术团”字样、名字叫“团长”的人回复:啥?这是考题?

  “速写、素描除了考察绘画基本功,还考察思维构图能力。如果考前知道题目、提供参照,会大大降低思维构图的难度,只要临摹图片就行。艺术鉴赏是考察鉴赏力,学生要自己找视角去分析作品,如果提供现成的鉴赏内容,学生很容易找角度,就算不抄具体内容,分数也不会低。”一位高校美术教师告诉澎湃新闻。

  8分钟后,“团长”就贴出了近10张低头看手机的照片供群里考生参考,有在地铁站、马路上,也有在候车室中,有个体也有群体。这个过程,又有人疑似贴出了考题: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素描。

  “‘三位一体’考试分普通类、艺术类,普通类的考试查得严,因为美术考试以画画为主,对检查手机的重视程度可能没那么高。15日中午学校接到家长举报后,下午就进行严查,发现有学生私带手机的情况。目前,学校已开始对美术类考试各考场的监控进行复核,同时配合警方调查。”浙江理工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

  小刘向钱报记者确认,这两道题分别是当天上午的速写和素描考试题目。

  而在当天下午的艺术鉴赏科目考试中,13点24分,有人直接在群里发了一张试卷照片,紧接着,“团长”就发了大段的答案上来。

  考试期间,群里依旧聊天不断:“感觉我抄得好嚣张”、“他摸我衣服问我有没有手机?难道我还跟他说有啊。”、“我把手机藏屁股下面了”……

  “团长”则不断在群里发言:“别太老实”、“下午拿到题目,有机会就尽早把知道或不知道的都发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