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画廊前进的辛苦与光荣,第二波国际画廊入驻潮来袭

图片 1安东尼?葛姆雷新作亮相白立方

  新空间与新市场也带来艺术界的一系列人事变动。原Leo Xu
Projects创始人许宇以及前纽约佳士得副总裁、战后及当代艺术部早间拍卖主管詹妮弗·廉将担任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总监。豪瑟沃斯香港空间则将由亚洲区资深总监郭慊慊和新加入的亚洲区资深总监蔡荔馨共同管理。

图片 2一画廊现立足于荷里活道一号的地铺

  面对不断入驻的国际画廊,作为成立于1991年的香港本土画廊代表,季丰轩并不觉得受到冲击。季玉年认为,香港的租金成本很高,国外画廊入驻势必会带来国际一流的名家高价之作,这些作品所面向的藏家群与偏爱中国近现代水墨或当代艺术家的本土藏家群其实并不重叠。同时收藏是有脉络的,每个画廊会慢慢建立自己的藏家群,所以竞争不在于西方或本土,而在于找到自己的定位。她也坦诚地表示,西方画廊在专业市场化运作方面有很多经验,本土画廊也要提高自己的专业度,才能在全球化浪潮中不被淘汰。

图片 3高古轩“日心说”詹妮弗·圭迪个展现场

  对于为何选择2018年初在香港进一步扩张,佩斯画廊亚太地区合伙人,佩斯北京、佩斯香港及佩斯首尔总裁冷林表示:“我们想用一种灵活的方式熟悉和参与到这一正在迅速发展的市场中来。未来我们会将更多欧美艺术和亚洲艺术有机地融合在一起。”

图片 4H Queen’s外景图

  1月27日,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在亚洲的首个空间将在香港H
Queen’s开幕。3月26日,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于亚洲首个艺术空间同样将在H
Queen’s开幕。已入驻香港的佩斯画廊(Pace
Gallery)则表示不久将开设第二个空间。往年香港艺术季要从3月底开幕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以下简称香港巴塞尔)开始,今年则随着多家国际大画廊的高调入驻提前热闹起来。

  聚合3: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H Queen’s

  谈及为何选择香港作为进军亚洲的第一站,许宇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地理位置便利,和大多数城市都是2-3小时航距。香港有免税优势,语言国际化,香港的收藏群体来自全球不同国家,这些都让国际画廊的着陆变得很容易。”

  毕打行——中环毕打街12号

  空间难找 抓住机遇

图片 5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艾未未个展现场

  深度介入中国市场

  5~6F:享誉国际,与高古轩并列国际两大画廊的卓纳

  香港艺术市场的火热有目共睹,除了亚洲最大的艺博会——香港巴塞尔每年吸引两百多家画廊参展外,佳士得、苏富比(微博)、富艺斯、嘉德等拍卖行的春拍和秋拍也把香港的艺术日程塞得满满当当。近年来,伴随内地拍卖市场亿元天价频出,上海的艺博会发展迅猛,中国越来越成为全球艺术市场不可忽视的一环,国际大画廊进军中国市场自然是顺理成章。而香港由于注册方便、透明度高等优势,成为各家画廊不约而同选择的第一站。

  10F:内地进军香港的典范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图片 6

  2008年之后,香港现当代画廊数量开始上涨,更为抢眼的是不少国际画廊开始进驻香港中环。对于经营日久、实力雄厚的一些国际画廊来说,曾经困扰香港本地画廊的租金问题,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中环是他们抢滩亚洲的不二之选;而香港本土的一些实力雄厚的画廊也对中环的地理优势有着清晰的认识。于是,在香港中环的高楼大厦中,画廊的聚合又开始不约而同地发生着。

  画廊们趋同的选择并非偶然。冷林认为,场地等主要条件的出现,为一些世界主要画廊在香港发展和扩张提供了机会。

  7~8F:具有日本背景、独具特色的白石画廊

  无论卓纳还是豪瑟沃斯,早就以不同形式介入了中国艺术市场。两家画廊都曾多次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等内地发展势头强劲的当代艺博会,豪瑟沃斯画廊更是代理了中国艺术家张恩利。佩斯画廊在中国市场的根基则更为深厚。2008年,起源于波士顿的佩斯画廊就在798艺术园区开设了其第一家国际分支机构——佩斯北京。多年来,佩斯画廊已代理了宋冬、尹秀珍、岳敏君、张晓刚(微博)等多位中国艺术家。2014年,佩斯画廊在香港的第一个空间开幕。

  率先于2009年来到毕打行的画廊,是位于3楼的Ben Brown Fine
Arts
。“毕打行可以说是全中环唯一适合经营画廊的地方。”香港Ben Brown Fine
Arts总监Andreas
Hecker说。“主要是因为天花板够高,约3.8米,比一般大厦高约一倍。另外,香港人比较不愿意上山(前往荷里活道),当然你也很难要求他们去更遥远的香港仔或其它工业区,最好的地点始终还是中环。”

  位于中环皇后大道中的H
Queen’s被称为香港艺术新地标,这栋24层高的建筑由思联建筑设计有限公司(CL3)专门为艺术机构设计,目前已确定将有至少8个艺术机构入驻,除上述画廊外,还包括首尔拍卖、艺术门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等。

  卑利街:代理不少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精艺轩

  立足香港 辐射亚洲

  奥卑利街:它算是荷里活道东侧的纵向街道,但距中环更近,汇集了数家当代艺术画廊:New
Gallery、少励画廊(Schoeni Art
Gallery)、奥沙画廊以及Parkview芳草地,
它是北京的分店画廊面积很大,在香港极为罕见。

  除开场地的硬件条件,香港在手续方面的便捷性也是画廊们选择这里而非上海、北京作为亚洲首站的重要原因。有意进军内地市场的季玉年表示,内地在税收各方面的政策比较复杂,而国外画廊来香港只需简单注册公司就能落地,同时香港在法律、财务、税务各方面透明度高,因此可以算是国外画廊进驻中国市场,甚至亚洲市场第一站的不二选择。“无论如何先立下脚,两三年后运作稳定,可以再向北京、上海扩张。”季玉年表示。

图片 7奥卑利街的少励画廊(Schoeni Art Gallery)

  对于豪瑟沃斯画廊来说,香港空间同样只是中国计划中的一部分,画廊还在上海、北京开设了办事处。“从政府支持的项目到私人企业,上海这座城市在从各个角度激发创意活力,其中上海西岸也获得了大量投资。北京则是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一直以来,通过不断加强我们对亚洲市场的认知,彼此间的联系及拓宽网络,我们在中国台湾、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地的发展也取得了很大进步。”马克·佩约特表示。

 

  “我们可以通过香港看待内地艺术市场的发展,同时在香港感受到周围地区如韩国、日本、东南亚的艺术发展,另外香港的项目也会同时辐射到这些周围的地区,这是在香港发展最好的优势。”冷林表示。

图片 8荷里活道上的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

  关于进军亚洲的开幕展,卓纳画廊选择呈现比利时艺术家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l
Borremans)个展“太阳的火焰”,这也是该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豪瑟沃斯画廊则选择带来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个展。2015年,马克·布拉德福德曾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带来其亚洲首秀,艺术家为展览创作的三幅大尺寸画作“树的眼泪”、“坠落的马”和“慵懒的山”为其赢得了中国艺术界的关注。2017年艺术家在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和赫希洪博物馆展出的作品则为其带来更广泛的国际声誉。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总监许宇告诉雅昌艺术网:“展览的作品需要适当的空间,对于卓纳画廊的发展策略来说,它不会全世界遍地开花,开很多分店,更重要的是展览的品质,以及深度的推广和深度的项目展览。在之前,香港可以用的展览空间、画廊空间其实非常有限,而现在的H
Queen’s大厦成为了非常特殊的画廊综合体,几家高级画廊聚合在一起,很像一个垂直的798。”

  入驻香港的画廊当然不会局限于此地,迅猛发展的亚洲艺术市场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图片 9豪瑟沃斯香港新空间展览现场

  “凭借香港的便捷,画廊可以更流畅地和亚洲各地的美术馆、媒体、藏家沟通,香港的画廊空间陈列了很好的内容,香港巴塞尔又提供了聚拢客群的效应。香港的团队可以将不同的展览和项目输出到亚洲各地。”许宇表示。

  这里虽只有两家画廊,但知名度相当高:当代艺术的传奇、英国画廊白立方和法国顶级画廊贝浩登!2012年3月,白立方率先开业,以Gilbert
& George作为极具特色的开幕首展;同年,贝浩登也顺利入驻。

  冷林认为,香港背靠内地,对艺术收藏有强烈的渴望,对新的文化活动也有很高的热情,这种热情和渴望并不仅仅局限在中国艺术,还包括全世界的艺术品,这种渴望很明显地辐射到了周围的地区和国家。由于香港特殊的文化和地理位置,香港的开放性、容忍性和多元性已经成为香港本身的特色,所以香港天生就具有中心的吸引力,也是最吸引亚洲艺术互相交流、竞争和市场交易的地方。

  从荷里活道退出的画廊开始向荷里活道两旁的纵向小巷发展,一些新进驻的画廊也选择于此。在这些纵向的小巷中,路程距荷里活道大概两三分钟,而租金可以省约20%。但有得必有失,这些画廊普遍面积不大,租用的店铺显然不会考虑画廊展出的需求,层高都在2.5~3米左右。

  香港本土画廊季丰轩创始人季玉年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开年这波看似汹涌的国际画廊入驻潮,其实已经不是新鲜事。从2009年开始,已陆续有多家国际画廊在香港开设空间。巧合的是,第一波入驻潮中的Ben
Brown Fine Arts、高古轩、立木画廊、Massimo De
Carlo画廊等都选择在毕打行(Pedder
Building)开设空间。而2018年确定开设新空间的卓纳、豪瑟沃斯、佩斯则纷纷选址H
Queen’s。

图片 10

  “在香港很难找位置,画廊这门生意在运输、配套各方面要求都高,同时大画廊肯定希望有充足的空间。地产商意识到香港作为艺术交易中心的重要性,所以专门设计了这栋为画廊而修的大楼。大楼未落成前已招商订下合约,2017年底后国际画廊陆续进驻。”季玉年说道。

  鸭巴甸街:时常做一些个性鲜明的冷门艺术展的Karinweber
Gallery;
鸭巴甸街和荷李活道交界的十字路口,专门经营当代艺术的刺点画廊Blindspot
Gallery;
经营亚洲当代作品的Shin Hwa Gallery。

  豪瑟沃斯画廊合伙人暨副总裁马克·佩约特(Marc
Payot)则表示画廊已介入中国市场逾十年,开设空间是毫无疑问的,只在于时机问题。“自2013年以来,我们在中国的销售年年翻倍。我们注意到藏家更加倾心于有挑战性的艺术作品,这也意味着我们的项目对于亚洲地区的受众更加有吸引力。”

  2011年,全球最负盛名的高古轩(Gagosian
Gallery)
进驻7楼,超大空间展现了国际一流画廊抢滩香港的决心和魄力,香港的分布是其世界版图的亚洲支点。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7年,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80号的H
Queen’s宣告落成,不同于以往画廊寻找合适的空间,H
Queen’s从一开始就为艺术机构而设计:为画廊及艺商独家定制的运输装置和吊臂;可开合幕墙系统运送大型艺术品至各楼;楼高24层,每一楼层层高4.8米,均具有多功能间格及广阔露台,以满足展览及娱乐空间需求。光看目前进驻的7家画廊名单,就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图片 11  卑利街

  天时:1949年国民党政府撤离,大陆大批资本家、商人南下香港,他们手中的珍品不少是系统性的家族收藏,伴随他们的南下,大量资金也涌入香港;再加上70年代香港经济腾飞,大规模的艺术品交易应运而生。

  9F:推动亚洲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力量——艺术门

图片 12艺术门H Queen‘s画廊空间:《物易·时移》展览现场

  聚合1:繁荣了近四十年的荷里活道

图片 13

图片 14立木画廊举办的“奥斯集美奥斯”展览现场

图片 15佩斯香港空间位于香港中环的商业大楼娱乐行(Entertainment
Building)内

  和其他聚合点相比,中国农业银行大厦给了两间画廊更大的空间,比如白立方不仅坐拥两层展厅,而且在一楼拥有自己独立的敞亮门脸;贝浩登则坐揽无敌的维港海景和沿着落地窗的、人性化的阅读区域。

  SA+Seoul Auction展览现场

  此外,自上世纪80年代即成立的香港老牌画廊汉雅轩居于香港皇后大道中5号;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位于亚洲文献库楼下的空间,艺倡画廊则在2009年从中环搬至了香港仔。而在中环的兰桂坊附近也零散分散着一些艺术机构,如Wellington、Opera
Gallery
。另外,在湾仔、香港仔、黃竹坑、跑马地、沙田火炭和太古城也有不少零星散落的画廊。

图片 16毕打行、中国农业银行大厦、娱乐行分布图(图片来源:百度地图)

图片 17鸭巴甸街的Karinweber Gallery

图片 18H Queen’s、毕打行、中国农业银行相距不过两三百米

图片 19卓纳画廊:沃尔夫冈·提尔曼斯香港首展现场

  随后,立木画廊(LehmanMaupin)亦成为毕打行的一员。齐聚六家画廊的毕打行几乎是那时香港的艺术地标,众多艺术爱好者必“打卡”的地方。

图片 20位于兰桂坊附近的Opera Gallery

  但在香港观众还未完全接受现当代艺术之前,高昂的租金是横亘在前的现实问题,让不少年轻画廊对租金高企的地方“望而生畏”,香港画廊的格局悄然发生变化,分散的态势日渐呈现。

  有了这些“硬件”,荷里活道从一个小村落的居住点,逐渐变成了聚合大量古玩店铺的“商业街”,但不得不说,荷里活道早期的聚合,更多是一种商铺式的销售模式,离正规的画廊、艺术机构还有些距离。

图片 21卓纳画廊:沃尔夫冈·提尔曼斯香港首展现场

  聚合2:国际画廊西来 三个聚合点鼎足而立

图片 22荷里活道纵向的几条小巷,租金相对低廉(图片来源:百度地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