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渐成当代博物馆标配,博物馆采用多种数字化手段创新传播形式

图片 1数字博物馆

图片 2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博物馆采用数字化手段以激活馆藏资源。数据显示,仅在“百科数字博物馆”这一个平台上,就有235家数字博物馆上线,并且收录了1625家博物馆的文图资料,线上浏览人次已超过7300多万。

近日,高迪数字博物馆在百度百科上线,作为中国和西班牙合作项目,高迪数字博物馆通过短视频、全景图片、虚拟现实等技术,立体直观地向用户展现西班牙著名建筑师安东尼高迪的重要作品及生平。

  近日,高迪数字博物馆在百度百科上线,作为中国和西班牙合作项目,高迪数字博物馆通过短视频、全景图片、虚拟现实等技术,立体直观地向用户展现西班牙著名建筑师安东尼·高迪的重要作品及生平。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博物馆采用数字化手段以激活馆藏资源。数据显示,仅在百科数字博物馆这一个平台上,就有235家数字博物馆上线,并且收录了1625家博物馆的文图资料,线上浏览人次已超过7300多万。

  采用多种数字化手段,创新传播形式

采用多种数字化手段,创新传播形式

  从1998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就着手建设自己的数字博物馆项目“数字故宫”。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建设,“数字故宫”的内容不断扩展。如今,在此前“数字故宫”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故宫社区”平台,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活动,整合故宫资讯、导览、建筑、藏品、展览、学术、文创等10余类相关文化资源与服务形态,探索数字文化服务的创新模式,让观众成为博物馆的参与者和建设者。

从1998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就着手建设自己的数字博物馆项目数字故宫。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建设,数字故宫的内容不断扩展。如今,在此前数字故宫的基础上开发出来的故宫社区平台,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活动,整合故宫资讯、导览、建筑、藏品、展览、学术、文创等10余类相关文化资源与服务形态,探索数字文化服务的创新模式,让观众成为博物馆的参与者和建设者。

  除了故宫之外,国内很多博物馆都在利用各种技术及合作方式来进行数字博物馆建设。

除了故宫之外,国内很多博物馆都在利用各种技术及合作方式来进行数字博物馆建设。

  天津博物馆与科技公司、网络直播平台、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专业进行了合作,将馆内一些临时展览推进中小学,并将相关的社教活动以直播的形式上传到网络平台,打造了“天津博物馆公众教育平台”。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秦始皇兵马俑数字博物馆采用了矩阵全景技术,收录了兵马俑的1号坑和3号坑的高精度全景图资料。矩阵全景技术是在兵马俑二层台,使用200毫米焦距的镜头拍摄不低于1000张、每张达到3500万像素的图片,后期再通过计算机处理,将这些图片拼接起来,形成一幅200亿像素的超大图片,将兵马俑1号坑内的所有遗迹进行毫米级重现,相当于在距离100米以外的地方,就可看清兵马俑身上盔甲的纹路。画面所到之处,细节纤毫毕现。

  高迪数字博物馆是中国和西班牙合作项目之一,也是全球首个高迪主题的数字博物馆。西班牙著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一生的作品中,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7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对当代建筑、美学、科技等等都有启发和影响。通过数字博物馆的信息管理,人们可以通过一幅幅建筑的高清图、设计稿,清晰地看到高迪的建筑理念,他将自然与几何、曲线相结合建设圣家族大教堂;巧妙通过三维眼镜设计米拉之家。为了更好地通过数字技术呈现博物馆,高迪亚太研究中心主席曾雯海也是位历史艺术学者,她与百度百科团队用3个月进行资料收集、内容策展、多国语言翻译、学者访谈等。“通过筹办高迪数字博物馆一方面让我看到高迪的国际影响力,另外一方面让我看到国内外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求。”
曾雯海说。

天津博物馆与科技公司、网络直播平台、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专业进行了合作,将馆内一些临时展览推进中小学,并将相关的社教活动以直播的形式上传到网络平台,打造了天津博物馆公众教育平台。

  互动体验不足,阻碍数字博物馆吸引更多受众

高迪数字博物馆是中国和西班牙合作项目之一,也是全球首个高迪主题的数字博物馆。西班牙著名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一生的作品中,有17项被西班牙列为国家级文物,7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对当代建筑、美学、科技等等都有启发和影响。通过数字博物馆的信息管理,人们可以通过一幅幅建筑的高清图、设计稿,清晰地看到高迪的建筑理念,他将自然与几何、曲线相结合建设圣家族大教堂;巧妙通过三维眼镜设计米拉之家。为了更好地通过数字技术呈现博物馆,高迪亚太研究中心主席曾雯海也是位历史艺术学者,她与百度百科团队用3个月进行资料收集、内容策展、多国语言翻译、学者访谈等。通过筹办高迪数字博物馆一方面让我看到高迪的国际影响力,另外一方面让我看到国内外对于优质内容的渴求。
曾雯海说。

  虽然发展迅猛,但当前的数字博物馆还不能完全满足人们的需求。以敦煌研究院推出的“数字敦煌”为例,该网站2016年上线,包含30个敦煌石窟的高精度数字图像和虚拟漫游节目,2017年访问量达到347万次,数量看起来不小,但与敦煌市2017年全年接待游客超过900万人次相比,看得出仍有不小的潜力可挖。数字博物馆展示信息的手段有限,互动不足、技术有待进一步完善,如何更好地运用新技术推广文化,并使观众理解文化魅力仍是当前数字博物馆建设的重要问题之一。

互动体验不足,阻碍数字博物馆吸引更多受众

  数字博物馆的建设,首先需要全面、简洁地提取各大博物馆的展品。相对于浩如烟海的文化遗产宝库,数字博物馆在选择时应该取其精华,寻找最能体现文化特征的展品。

虽然发展迅猛,但当前的数字博物馆还不能完全满足人们的需求。以敦煌研究院推出的数字敦煌为例,该网站2016年上线,包含30个敦煌石窟的高精度数字图像和虚拟漫游节目,2017年访问量达到347万次,数量看起来不小,但与敦煌市2017年全年接待游客超过900万人次相比,看得出仍有不小的潜力可挖。数字博物馆展示信息的手段有限,互动不足、技术有待进一步完善,如何更好地运用新技术推广文化,并使观众理解文化魅力仍是当前数字博物馆建设的重要问题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