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宝贝,原来就有金册银册火器出水

  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两月余 出水文物超万件

超万件“张献忠宝物”出水

  首现铁制兵器力证“江口之战” 还有金册、珠宝

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被考古证实

  封面新闻正在全程直播张献忠沉银考古挖掘现场最新成果。

千金散尽还复来

图片 1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特别报道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梁波 李庆 杨涛 彭山江口摄影报道

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围堰发掘已两个多月

  在四川彭山江口古镇的岷江江底,张献忠到底“藏”了多少宝藏?这些宝藏中,是否“藏”有张献忠“屠川”铁证?

3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府新闻办在彭山举行“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阶段性工作新闻通气会。经过两个多月水下考古,现场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除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还首次出水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四川考古史上首次江底考古自今年1月5日启动以来,截止3月19日,现场考古已进行两个多月。现场又有哪些重大发现?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称,据他所知,江口遗址出水文物丰富程度、级别之高以及种类之全面,属全国罕见。至今还没有哪一个古遗址出水出土那么多高级别的文物,尤其是贵金属的文物。

图片 2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介绍:“这批文物,实物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的同时,还犹如打开了一部了解明代历史的百科全书,必将推动明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财政、生活史,尤其是四川明清史和移民史的研究。”

  3月20日中午12点30分,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进考古现场之一:出水文物临时库房——江口汉崖墓博物馆看到,出水文物被整齐堆放在库房里,有金册、银册;有金币、银币、铜币和银锭;还有铁刀铁矛等兵器。

现场一岷江围堰

  现场一·岷江围堰

进入遗址有四道门,出入有金属探测仪

  宝贝藏于河床与砂石之间

3月20日上午10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只看证,不看人,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安保人员说。

  3月20日上午10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只看证,不看人,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安保人员说。

站在高处,位于岷江的考古现场尽收眼底。不过,想要进入遗址内,得过四道门。

  站在高处,整个考古现场尽收眼底。不过,想要进入遗址内,得过4道门。

据了解,这四道门依次是大门、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检室。在最后一道门内,有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工作证在这里也不管用了,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这是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安保人员说,整个围堰周围,不仅有众多监控,更有多名特警24小时执勤。

图片 3

中午12点30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获准进入考古发掘现场,这也是启动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工作以来,媒体记者首次大规模进入核心考古区域。

  据了解,这四道门分别是大门、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检室。在最后一道门内,有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

记者在现场看到,考古区域面积大约10000平方米,沙石遍地,部分区域河床裸露。沙石堆边,挖有深沟,旁边不仅有抽水机不停抽水,还有选石机,对初层沙石进行筛选,防止文物流失。

  工作证在这里不管用了,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这是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安保人员说,整个围堰周围,不仅有众多监控,更有数量不菲的特警,24小时执勤。

在媒体获准进入区域的左侧前方5米左右,20多名考古人员正在深沟里进行作业。据参与考古的相关人员介绍,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沙石底部的基岩上。

  中午12点30分,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获准记进入考古发掘现场,这也是启动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工作以来,媒体记者首次大规模进入核心考古区域。

现场二文物库房

  在现场,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考古区域面积大约10000平方米,沙石遍地,部分区域河床裸露。砂石堆边,挖有深沟,旁边不仅有抽水机不停抽水,还有选石机,对初层沙石进行筛选,防止文物流失。

金银摆了一桌,只是小部分代表性文物

  在媒体获准进入区域的左侧前方5米左右,20多名考古人员,正在挖出的深沟里面进行作业。据参与考古的相关人员介绍,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砂石底部的基岩上。

在考古现场对面,江口汉崖墓博物馆已被临时设定为江口沉银文物临时库房。3月20日下午1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馆内看到,一张约5平方米的长桌上铺着红布,周围设置了警戒线。桌子最两侧,摆放着两个木箱,一个木箱装着4页金册银册,另一个木箱,装着多枚西王赏功币。桌子的中间,放着几个五十两银锭。银锭两边,各种金器、银器依次排开,大约有40多器物,其中金器居多,有金锭、金镯子、金戒指等。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这只是一小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出水文物。记者注意到,长桌两旁,就是文物库房。

图片 4

“这些银锭,就装在木鞘里面,发现的时候,不仅银锭完整,木鞘也比较完整。”刘志岩介绍,本次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过程中,发现了一根较完整的木鞘,周边散布着银锭,木鞘内部也装着多个银锭,证实了张献忠“木鞘藏银”的传说。在清代文献中,就有张献忠用木鞘藏银,转移财宝的说法,这次发现进一步印证了文献。

  现场二·临时库房

刘志岩介绍,木鞘的做法,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把中间掏空,把银子装进去,再用铁或者铜片箍紧。“用木鞘装银后,两个人一抬就走了,运输起来很方便。对张献忠这样的农民起义军来讲,是很实用的。”

  出水文物有金有银有兵器

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早在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进行施工过程中,由挖掘机在距地表2.5米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件银锭。出土的银锭便由木筒包裹,这和史料记载张献忠“木槽夹银”的说法十分吻合。“但木鞘相对破损,不太完整,这一次完整木鞘的发现,更具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