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公演名气爆棚,将在天桥剧院首场演出

《啊!鼓岭》北京演出人气爆棚

音乐剧《啊!鼓岭》将在天桥剧场首演

时间:2016年05月20日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东方文

图片 1

《啊!鼓岭》海报

  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音乐剧《啊!鼓岭》即将于5月28-29日在天桥剧场连续演出三场。音乐剧《啊!鼓岭》由松雷集团、中共东莞市委宣传部、东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东莞市塘厦镇人民政府、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东莞塘厦松雷音乐剧剧团有限公司和福州真好现场娱乐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由德稻大师、松雷音乐剧制作人李盾先生,以及来自两岸三地、美国百老汇、加拿大等地的艺术家历时三年策划创作并打造,经过一轮保利院线的全国巡演,此次是第二次回到北京演出,这也是该剧被评选为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之后的首演。

  音乐剧《啊!鼓岭》,讲述了加德纳和香儿、福仔三个小伙伴童年到成年直到老年的故事,时间跨度极大,节奏却行于流水毫无拖沓之感。伴随着萤火虫的在树下的吟唱,三个小伙伴相约一生都将在鼓岭读书、工作、结婚、生子甚至老去。可没想到,战争使加德纳不得不跟随父亲回到美国加州,但是他早已把自己从小生活的鼓岭当做是自己的故乡,回到真正的故乡之后反而加重了他的思乡之情。由于战争阻隔,他多次想要返回鼓岭,多次未果,抱憾而终,临终前依然口中念叨“鼓岭”“鼓岭”。为圆加德纳的归乡梦,加德纳夫人也多次去中国找寻鼓岭,并且通过与小伙伴第三代的巧遇最终找到鼓岭,代替丈夫归乡圆梦,以解思乡情。

图片 2

《啊!鼓岭》剧照

图片 3

《啊!鼓岭》剧照

  与去年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应北京各界领导邀请,在北京保利演出的观摩场次不同,本次《啊!鼓岭》的北京之行最大亮点就是公益先行。此次演出的公益活动主题也是《啊!鼓岭》剧中的关键词“相信,坚持,等待”,也是所有看过《啊!鼓岭》的观众们印象最深刻的能量点。制作方将这个能量点释放到三项公益活动中,其一便是“关爱孤独症儿童”。

  孤独症儿童被叫做“星星的孩子”,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在遥远而漆黑的夜空中独自闪烁着。现在国内外都有很多免费的咨询机构和社会治疗团体,为倡导全社会关注孤独症,关心帮助孤独症儿童成长,《啊!鼓岭》制作方也采用了国际社会普遍承认有效的音乐治疗法。虽然成人思维很难与孤独症儿童沟通,但是他们多数智力超群,只是无法直接与人表达,而且多数孤独症儿童恰恰对音乐特别敏感,都具备与生俱来的接受力和移情力。所以制作方此次公益活动之一就是让孤独症儿童走进剧院欣赏音乐剧,体会人们的关心和温暖,体会“相信,坚持,等待”,让“爱”的光芒照亮孤独的天空。制作方在演出现场也设置了主题“爱心箱”,呼吁社会各界对孤独症的关心和重视,因为有资料显示孤独症儿童越早被发现治愈几率越大,制作方也与北京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合作,协议部分票款用于孤独症儿童事业,并邀请孤独症康复中心的儿童及家人、老师现场观剧,用音乐的力量沟通心灵,为孤独症儿童开启心窗。

  第二个公益亮点是全国各大艺术院校音乐剧系同学们都可以免费观看本剧,28日下午17:00,本人持身份证和学生证原件即可在剧院售票处登记号码并免费领取演出票一张,同学们记好演出时间是28日晚上7:30,29下午14:00和晚上7:30各一场,共三场演出,请自行选择适合自己观看的场次,每人限领一张,每场限领一百张。因为中国现有高校所开设的音乐剧专业普遍无法迎合音乐剧行业对从业者综合素质的要求,戏剧学院所培养的音乐剧人才在编剧、表演方面有所长,然而在音乐及舞蹈方面却略有欠缺,而音乐或舞蹈为主的院校的音乐剧人才,对编剧和表演方面却有所欠缺。音乐剧人才的培养应该加大各方面要素的和谐发展,对高校而言,应合理有效地运用社会及业内资源,促进各类高校之间的互动培养,鼓励戏剧学院音乐剧人才所编制的作品,能使音乐或舞蹈学院的音乐剧人才参演,互相交流演出经验及感受,共同提高音乐剧人才的全面性。为了助力中国音乐剧行业的发展,培养合格业内人才,同样也是我们的宗旨——“相信,坚持,等待”。

图片 4

《啊!鼓岭》剧照

图片 5

《啊!鼓岭》剧照

图片 6

《啊!鼓岭》剧照

  《啊!鼓岭》剧中主人公之一积极乐观的年轻女孩“米雪”,面对生活工作的困难毫不畏惧,呵护心中对舞蹈的梦想,始终耐心等待适合的机遇,不放弃心中的希望,相信自己终有一天可以圆梦舞台。所以“相信,坚持,等待”公益主题之三是“关爱贫困女大学生”,在《妈妈再爱我一次》演出时已与制作方合作过的全国妇联组织相关部门,此次又再加入公益活动的队列中,双方将联手走入校园,进行一系列公益讲座,鼓励女大学生自立自爱,尊重自己,也获得尊重。

  音乐剧《啊!鼓岭》作为继《蝶》《爱上邓丽君》《王牌游戏》《妈妈再爱我一次》之后又一部松雷集团、保利集团和东莞塘厦合作出品的音乐剧作品,自从上演以来,各个年龄的观众层都十分喜爱,观看完都不自觉哼出剧中歌曲《云中的村落》。严苛的专业人士和剧评家也对该剧赞不绝口,认为《啊!鼓岭》代表了中国音乐剧创作的最高水平。该剧主创团队成员包括四位德稻大师,即德稻音乐剧大师、中国音乐剧教父、松雷音乐剧制作人李盾;德稻作曲大师、香港著名作曲家金培达;德稻舞蹈大师、美国联合编舞殷梅;德稻舞台灯光艺术大师、加拿大太阳马戏团首席灯光师罗尔帝;另外还有重磅主创成员:作词梁芒、编剧周可,美国百老汇最具盛名的导演兼舞蹈编导卓依·马可尼里、副编舞兼导演助理丽莎·凯瑞娜·福美尔、服装设计兼艺术指导韩春启等艺术家。还邀请到了《党建》杂志总编刘汉俊作为艺术顾问,全国妇联宣传部部长张小媛和我国著名文化艺术策划专家,艺术品牌推广专家,艺术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化艺术策划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好声音艺人品牌策划顾问王鹏教授担任总策划,艺术地再现了一段中美人民友谊佳话。

  有观众在网上发表看《啊!鼓岭》观后感说:“看音乐剧题目以为是主旋律,进来一看发现真的是主旋律,‘和平’‘友谊’‘爱’,难道不是吗?”这样的反问真的是为文艺工作者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真正应该用我们精益求精的态度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去弘扬的,去赞美的,难道不正是这些早被时代“大歌舞”“大晚会”“大红歌”之类只注重形式不注重内涵的作品忽略了的“主旋律”吗?观众心里太明白了,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主旋律,就是简简单单的——人与人之间的爱。

  【更多阅读】

李盾谈制作人制在音乐剧产业链中的积极作用

图片 7

制作人:李盾

  在音乐剧中,制作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在百老汇,制作人在发掘和创作各种各样的音乐剧作品,从而引领和带动百老汇发展。国内也一样,有了作品,还要形成“音乐剧产业”,才能可持续音乐剧创作动力。对于在原创音乐剧领域研究和实践了二十几年的德稻大师、松雷音乐剧制作人李盾先生而言,音乐剧产业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链条,牵涉到与音乐剧艺术有关的方方面面,每个方面都有各自的规律和很深的学问。但是看看现在国内演出市场呢?他给出的评价是:“无序”。

  百老汇,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其中的界限都是有非常严格的管理审核的。李盾先生强调,首先从制作人角度把握,音乐剧是承担着一种使命的,有资格从剧本开始到可以投资排演进入百老汇的作品普遍是励志的,有普世价值,或者爱国的,是有标准的。如果要看有色情成分,或者稍微有点暴力的音乐剧,那就去外外百老汇,或者小剧场,适应不同观演人群的分级制度非常科学。

  “我们无序的原因从意识形态来讲,来自信仰的缺失。”李盾先生说,“从基础来讲,解决这个问题就要靠美育,用好的文艺作品来化育整个民族。通过不懈的美育,找回我们的审美,找回我们的情感,找回我们的信仰。从具体操作上来讲,以文艺演出为例,刚刚过去的大歌舞时代。表面看起来非常繁荣,但是所有人盲目的做作品,只是为了获奖,因为是这个时代的需求。现在时代不同了,在习主席的这个时代,盲目的风潮终于叫停了,我们听到了文艺复兴的号角,我们终于可以将艺术和经济利益放在天平上来做一个平衡。在有生之年,能赶上这样的时代,文艺界人士都感觉很庆幸。”

  李盾先生自己经营音乐剧制作公司多年,他从企业经营角度谈到:“按类别不同分别提供给客户的有“产品”“服务”和“资源”,如果把国家团体当成服务,那就按服务来要求,如果把国家团体当成资源,那就按资源来要求他。但是从文艺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是产品,产品是一个团体成长的一个核。多年积累的文化断层现象,以及改革开放以后迅速单方面发展经济导致了人民群众信仰的逐步缺失,而国家文化体制改革又把这些团体全部推到市场上去,必然没有符合市场需求的作品,没有产品在市场怎么生存?所以问题都出在产品上。”

  “音乐剧制作人的产品就是他们的作品,而作品的核心就是故事。”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如何讲故事。李盾先生举了一个例子,他曾经看过一部革命题材音乐剧,花了两千多万,但是坐在观众席根本看不下去,因为故事情节一点力量也没有,而且演员一被打的鼻青脸肿,下面观众就乐了。这个演出中的故事根本没有起到好的效果,而且那个作曲毫无美感,这样的作品也就根本起不到美育的作用。

  李盾先生对待音乐剧的态度如同对自己的孩子,他说:“音乐剧承担的使命就是它其实是都市文化里的一种生活方式,承载了国民对优秀的综合形式艺术的向往和热爱。时代脚步越走越快,大家都希望在一场演出的两个小时时间内,能最大限度看到的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中国的音乐剧现在已进入青春期,它可能躁动,可能叛逆,但是每天都在迅速的成长。但是问题就是出在都市,都市里面干什么?我们的国家现在发展到今天,是世界的中心了。世界中心也成为媒体中心,但是我们都市里面的产品,所有的“产品”都在闭门造车,自娱自乐,并不是以观众为导向,而是因为某个领导为了政绩,或者城市精神文明建设需要,就做一个东西。因为局限性太强,演了两场,得了奖就刀枪入库了,然后回头说老百姓不懂。不是老百姓不懂,而是演出方没有好的作品。中国在这个改革上大家都很尴尬,因为没的说。如果都市形成了,都市里健康的生活方式,就是音乐剧。”

  无论李盾先生的音乐剧作品走到哪里,他都会让工作人员安排出自己的空闲时间,尽可能多的进入高校巡讲,因为他认为:“创作原创音乐剧的目的就是美育,从学生开始接触音乐剧,爱上音乐剧,同时通过对学生们审美的提高,进一步营造音乐剧良好的创作氛围,带给人们美好健康的都市文化,这样才是良性循环。”音乐剧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一种共同的创作和磨合,导演和演员之间是艺术上的“同谋者”,大众则是欣赏者,他们通过欣赏作品得到更高层次的审美能力,所以这就要求作品的艺术特性和美学意义有一个不断提高的趋势和过程。希望无论看到谁的作品,大家走出剧院时,能获得一点点真情、一点点感动、一点点快乐,洗涤一下,清醒一回,哪怕一秒钟也好,这就是好的音乐剧作品。

  一部作品让观众知道爱为何物,说明这就是好的作品。目前中国的音乐剧市场引进了大量的国外著名音乐剧,有人说这是为别人做嫁衣,其实音乐剧就是一件商品,应该允许各种各样的商业行为。音乐剧没有国界。引入西方经典音乐剧是中国音乐剧的必经之路,至少可以培养一批懂得制作的人。但是我们需要引进价值观与我们国情发展、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和审美都两相适应的作品。而在原创领域强调制作人制,李盾先生说:“这是很关键的一个制度。制作人负责把故事找来,把钱找来,把艺术家找来,把市场做好,这就是制作人,跟制片人是不一样的。中国真是太缺少真正的制作人了。为什么很多院团,做了很多东西,并没有产生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因为没有一个制作人真正对作品的审美和市场价值说了算。作为制作人,需要自由的做作品,并且能准确的把握要说的故事不能违心的做,找到一个好的故事做一个好的作品,遵循市场规律,然后全世界去请艺术家,百老汇去面试导演,寻找世界顶级的艺术家,使创作者、作品和观众三者真正变成一个有机体,来为我们中国生产作品,这样生产出来的作品才能走出去。”

吸引伦敦西区合作意向

  音乐剧《啊!鼓岭》北京天桥剧场三场演出完美落幕,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专家审核场次,观众场场爆满,三层座位几乎坐满,一层还有站在后排的观众。演出中充滿让人振奋的欢呼和尖叫,演出结束后的演员交流活动中,观众们排着几百人的长龙,表达他们对音乐剧和对演员的喜爱之情。直到剧场工作人员必须要关闭大厅场灯了,观众们还是依依不舍,不忍离去。据制作方透露,接下来该剧即将展开第二轮的全国保利院线巡演,一路将去到二十多个城市。

  制作人李盾先生在接受访问时手机裡不停收到祝贺的微信和短信,他给我们展示了其中一条:“你们是中国骄傲!一一一昨晚到此时,手机里都是朋友们对天桥剧场连续三场演出的音乐剧《啊!鼓岭》的赞美,喜欢这部剧的小演员们,除了两位资深演员,其他演员都是90后、00后,每一个演员的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十分精致,其实他们每天都要练功、排戏、开会、交流,过着半军事化的集体生活,如此青春年华又如此富有工匠精神,在当下十分难得,令人敬佩。也非常喜欢剧中每一首歌,金培达老师和梁芒老师写出的音乐词曲是绝对唯美含情、能够将冰雪融化的风格:花芬芳
,是坚信阳光;人不忘
,是心中有一个地方。等待是因为相信,相信因为有希望。如果十三亿中国人民都可以听到并懂得如此美好的音乐,人性的光辉与爱的力量必然释放出推动社会文明脱俗的巨大能量。”

  而微博上更是很多网友看剧评论的空间,网友『无涯兄』看完音乐剧发表微博说:“看音乐剧《啊!鼓岭》之感。当我只看了宣传页上的故事梗概,就已经被感动。这个剧的音乐通俗易懂,温暖平实感动,非常好听。演员唱的跳的都非常投入,特别是三个小朋友的演出。这个剧,反对战争,歌颂友情。我觉的这个戏应该全国巡演,到美国也去。因为主题很好哪,反对战争,歌颂和平和友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