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院团管理当成一件艺术小说去做,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少数民族精品音乐会第三季

丁伟:把院团管理当成一件艺术作品去做

时间:2015年10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把院团管理当成一件艺术作品去做

——专访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丁伟

图片 1

《我们的田野》中的苗族舞蹈《踩鼓》

  今年9月至10月,中央民族歌舞团推出了2015年“光荣绽放”秋季演出季,多场大型演出和艺术家个人音乐会在北京民族剧院陆续上演,包括中国少数民族精品音乐会第二季《青甘宁》、大型歌舞剧《我们的田野》、少数民族青春歌舞秀《色香味全》以及朝鲜族歌唱家蓝剑独唱音乐会《蓝能可贵》、维吾尔族艾捷克演奏家阿地力音乐会《梦幻新疆》等。

  2014年,作为著名舞蹈编导的丁伟出任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本次演出季的多场节目,丁伟同时也是导演或艺术总监。采访丁伟当天,他任导演的《色香味全》于当晚首演,记者亲见他以各种身份在民族剧院穿梭,在剧院大厅站着在文件上写指示、签字,随后进入剧场执导演出,半个多小时后出来接受采访。他上任一年多以来,有着60多年历史的中央民族歌舞团开始焕发出巨大的生机和活力。

  青甘宁采风,请来了“酸奶奶奶”唱花儿

  记者:中国少数民族精品音乐会第二季《青甘宁》,是今年春末夏初,团里的艺术家两次赴青甘宁去采风后收集和创作的,这两次采风都去了哪些地方?有什么样的经历和收获?

  丁伟:采风是我亲自带队去的,非常难忘。在青海,我们走到了土族自治县的农村,坐到了老百姓的炕头,听他们唱歌,和他们一起跳舞,收获非常大。青海和甘肃,我以前很少去,这次去了后,对花儿有了一个非常系统的了解,如果不下去,不会知道不同地区花儿的区别。

  我们在银川还挖掘到了一个独奏乐器泥瓦呜。这个乐器是回族人民做的像汉族的埙一样的东西,最早他们用来吹着逗小孩玩,起初是一个孔,吹起来像小鸟叫,后来发展成3个孔,能吹5个音,改革开放后,又发展为5个孔,吹7个音,就可以完整地演奏曲子了。这是真正来自民间的乐器,用泥巴做的,在窑里经过烧制,看起来很粗糙,但是出来的音色很细腻、很忧伤,和青海、甘肃、宁夏那一带的自然地理环境非常协调:缺水、没有树,晚上很大的月亮挂在天空。这次我们把它搬到了舞台上,为它专门创作了一首曲子《湖光沙色》,和我们的一个小型乐队联合演出,反响很好。

  我们团上世纪50年代时经常下去采风,后来慢慢很少下去了。从去年起,我们到云南、四川、贵州、新疆等地采风,很长时间没有下去后,我们发现现在少数民族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图片 2

《色香味全》中的藏族舞蹈《高原》

  记者:都有哪些变化?

  丁伟:现在他们的生活好了,用上了手机、电视、电脑,但也存在一个问题:因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而且不愿意学,民间的很多东西缺少传承。这次在青甘宁,我们看到唱花儿唱得非常好的、会演奏民间乐器的,都是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的老人。这次我们也很高兴邀请到了4个原生态的歌手来参加演出。其中最精彩的,是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的“酸奶奶奶”祁永秀。她63岁了,每天挑两担子酸奶,走20里路去县城的街头卖,以此维持生计。有时候酸奶卖不出去,她就会在街上唱花儿,一唱很多人过来听,酸奶很快就会卖完。她唱得非常好,我们当时就决定请她来参加我们的演出季。她第一次来北京,非常激动,刚站到舞台上时很紧张。

  往两个方向走:更古老、更年轻

  记者:今年的秋季演出季,既有《我们的田野》这样的少数民族传统歌舞晚会,也有《色香味全》这样的青春和时尚化的演出,其中很多节目都有创新。对于中央民族歌舞团来说,如何实现对少数民族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创新?

  丁伟:对我们歌舞团来说,传承非常重要,到民间采风,向民间学习,把最古老的原始民间表演形态继承下来是我们最根本的职责,同时,中央民族歌舞团还是一个国家级的表演团体,在全国少数民族艺术的创作上有一个重要的示范作用,所以我们在创新上也非常谨慎。我们在创作节目前,也会做一些市场调研,了解观众群的需求。

  今年的秋季演出季之前,我们发放过一个调查问卷给大学生、中关村的IT从业者和我们团对面医院的医生和附近的居民。调查结果发现,学生和IT从业者,希望看到现在当红的少数民族歌手的表演,居民区的老人则希望看到蒋大为等艺术家的表演,他们的需求很不同。

  中央民族歌舞团前几年的演出,观众群基本在45岁以上,他们喜欢听《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这些歌,观众群和节目都显得很老,年轻观众很少进来看。所以后来我们就尝试着做了一台少数民族歌舞晚会《传奇》,非常受年轻人欢迎,晚会上我们团的青年演员扎西顿珠用藏语唱《传奇》,引发满场尖叫,我们就发现青年观众不可低估。扎西顿珠这样的歌手有自己的粉丝群,这都是我们的资源。我们团周围就是中央民族大学、北京舞蹈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都是年轻的孩子,都愿意看漂亮绚丽的节目,所以我们做《色香味全》是今年迈出的更大的步伐,我们的演员是年轻的,节目也是非常绚丽的,结果票房非常好。这说明年轻人不是不喜欢民族艺术,主要是看你怎么做,怎么引导他们走进来看。

  记者:能不能从《色香味全》这台晚会中选一个有创新性的节目,讲一下具体的创作过程?

  丁伟:男声独唱《我的鸽子、你的心》这个节目是为这台晚会新创作的。我们这次去采风,发现回族有一首歌叫《洁白的鸽子》,是唱爱情的,回族地区人人都会唱,是很传统的唱法,没有脱离开原来花儿的样式。但这么一台晚会,如果再唱这样传统的东西,就太保守了。

  我们团里有个歌手叫张平,26岁,很帅,又会唱又会跳,于是我们根据《洁白的鸽子》专门为他创作了《我的鸽子、你的心》。四个女演员和他一起表演,完全没有伴奏,靠他们自己拍身体、拍桌子、跺脚,发出声音来伴奏。演唱上,把原来花儿悠悠漫长的节奏改成了爵士的节奏,女演员们也没有穿回族的衣服,而是牛仔裤、白衬衣,很时尚的五彩缤纷的小辫子,和他坐在桌子后面,边拍边唱。这个节目很合年轻人口味。演员们原来也没这么跳过,这次就让他们发挥,看看哪些地方可以拍出声音来,于是就编出了这个节目。

  记者:由此看来,您作为团长,是鼓励青年人去创新的?

  丁伟:那当然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当团长是暂时的,我上任后过几年就退休了,我希望当团长期间,中央民族歌舞团能焕发出青春的气息、绚丽的色彩,这是我追求的;同时那种古老的、扑面而来的深厚的民族文化也是我们要继承的。这中间有一个传承和发展的关系,我非常鼓励我们团里年轻的演员导演参与到创作中来,因为他们和我们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他们看世界的眼光、接受新生事物的敏捷度、对周围艺术的了解,都和我们不一样。中央民族歌舞团除了要演《我们的田野》这样的老节目,还有更大的市场要去开拓,要去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我们更多的是要向前走,不能永远停步在古老的艺术里面。

  从明年起,我们计划做一个比《我们的田野》更古老的、更土的演出,像活化石一样的东西,更加向民间走,回到田野里去,传承少数民族文化;《色香味全》系列会更年轻、更时尚。我们往这两个方向走,不要往中间走,这样两边的观众我们都能得到。

  当团长,另外一个窗户打开了

  记者:从去年秋季开始,中央民族歌舞团开始运作秋季及春季演出季。您觉得演出季这样的形式,对一个院团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丁伟:演出季只是一个概念,但对一个院团打造品牌非常管用。我们有这么丰厚的资源,那么多的艺术家,用演出季这样的形式,可以吸引观众对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关注,集中展示我们团的实力,也为演员创造了收入。今年的秋季演出季,演员们非常忙,有两个演员在同一个晚上楼上楼下两个剧场跑场演出,但是他们很开心,因为做演员希望有舞台展现自己,如果长期放任自流,他们就会对艺术掉以轻心,整个团的艺术氛围就不对了。

  我来当团长之前,我们的民族管弦乐队基本是四到五年才有一次演出机会。去年的第一台晚会,他们上台后,真的是锣齐鼓不齐,后来只好从外面借了很多演员来参加我们的演出。经过一年将近90多场演出的磨合,现在乐队非常好,我们又招了一些年轻的应届毕业生,整个乐队充满了朝气,演出水准也提高了。包括合唱队,原来的演员都三四十岁了,去年我们成立了一个附属的青年合唱团,面向社会招聘,招来了将近60个合唱队演员,全部是25岁以下的,年轻漂亮,站在台上水灵灵的,声音发出来就不一样。

  记者:那对演员们有什么样的管理机制?

  丁伟:我们对演员是有要求的,比如歌队和乐队的演员,一年要演满40场,从第41场起,超额的演出团里给发奖金,所以演得越多,收入越多,他们现在都非常踊跃地参加演出。我们还成立了首席制,通过业务考核,每个演出队的前三名被评为首席演员,每一个首席演员拿的劳务费是普通演员的2倍,这样就能激励他们每一年都认真面对业务考核。奖励很明确,惩罚也很严重,比如舞蹈队的演员,如果在台上服装没穿好,腰带、头饰掉下来了,也要罚钱的;演出迟到了,误场了,当天晚上的演出费会全扣掉。推出了这些举措后,现在整个团的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记者:您原来的身份是艺术家,现在任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团长后,成为一名管理者,您如何面对和适应这种身份的转变?

  丁伟:我以前是做舞蹈编导的,做导演很多年,现在做行政管理,对我来说是个人生挑战,另外一个窗户打开了,要面对一个纷杂的世界。一天到晚有很多鸡毛蒜皮的事儿,找你签字、开会,很多事务性的工作会摆在你面前。但这是现实,不能逃避,我后来调整了心态,不把管理院团看做一个枯燥的行政工作,而是当做一个作品来做:怎么让剧场更漂亮一点?哪一个节目更适合在这个阶段演出?哪些演员在台上更漂亮?就像自己在排练一样,当导演也总是要跟很多部门打交道。把管理看做更开心的事情,心态就会好得多。

图片 3

北京10月1日电
在脍炙人口的《大地飞歌》欢快的旋律中,中国少数民族精品音乐会第三季《湘桂琼》为中央民族歌舞团2016“光荣绽放”秋季演出季划上圆满句号。

由中央民族歌舞团精心打造的中国少数民族精品音乐会第三季《湘桂琼》29日、30日连续两天上演,向观众展示了湖南、广西、海南三省区的经典少数民族音乐,一展原生态歌舞的魅力。

音乐会上的很多曲目都是由中央民族歌舞团的艺术家在基层采风创作而成。如根据黎族民间乐曲改编的《我的家乡没有雪》、根据湖南花鼓戏曲调改编的《刘海砍樵变奏》、根据广西京族民歌改编的无伴奏合唱与独弦琴《海风阵阵》等。国家级非遗海南黎族鼻箫的“80后”传承人黄海林为观众带来了鼻箫独奏《椰影》,奇异的吹奏方式令人啧啧称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